八一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重生千金谋略 > 第168章 把他逼出来

第168章 把他逼出来(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重生千金谋略更新最快!

齐琳目光看向冯婉惠,只见冯婉惠满脸伤心,沉陷的眼窝更深了,缓了好一会才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只要你开心,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齐琳一怔,没有想到冯婉惠变得如此大度,不仅接受李永军养一个小三在家里,还能接受在她临死之前养一个小三的儿子,要知道如果冯婉惠承认这个孩子,再加上冯婉惠之前公开怀过身孕,是不会有人怀疑这个孩子的私生子身份的。

冯婉惠真的会那么大度愿意给丈夫外面野女人生的孩子洗白身份吗?

齐琳眼底带着一抹倖然,想看看这个叫艳子的女人和冯婉惠究竟想要干什么?

艳子目光充满坚定的看着李永军,“我还有一件心愿,只要你答应我这个心愿。我答应你孩子一生下来。我就立刻消失在你面前,这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孩子面前,永远不会让孩子知道我是他的亲生母亲。”

“你有什么心愿?”李永军问。

“虽然冯婉惠答应把孩子养育在她名下,可是我还是担心孩子以后会受欺负,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全心全意为一个孩子付出的除了母亲之外没有多少人,所以我想让你答应我,只要这个孩子出生后,你能把你手中齐氏集团10%的股份过户到他名下,我就可以放心的离开。这是我为孩子做的最后一件事情。”艳子一脸坚定的看着李永军,仿佛只要他不答应,她就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知道李永军的风流成性。

“不可能,我不可能把公司10%的股份给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李永军果断拒绝。

“如果你不答应,我不但不会答应把孩子给冯婉惠养,而且还会告诉记者,你风流成性,花心负义,让你公司的人对你失望透顶,然后将你从代理总裁的位置上赶下去。”艳子突然变得一副鱼死网破的模样。

“永军,我看你就答应她吧,反正孩子生下来由我抚养。这10%的股份还是属于你的,现在年关将至,正是公司赚钱的大好机会,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传出对你不利的消息。”冯婉惠看着李永军一脸温柔的劝道。

李永军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思考了好一会,最后下了一个决心。

“好,我答应你。你也要履行你的承诺,孩子一生下就立刻滚得远远的,否则,你知道我的,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后悔。”李永军说得咬牙切齿,但还是没有发火,可见他对那个孩子有多么在乎。

看到这里,齐琳算是明白了,明白了今天这个大肚子女人来这里的意思!

原来是来用肚子里的孩子讹钱的,只是看这冯婉惠的架势,难道她和这女人是一伙的?

如果说这女人是受冯婉惠的指使,看来在冯婉惠发现李永军不能生育后,就已经有了二心,这谋夺家产的想法早在几个月前就有了。

“男子汉说话要算话,我们彼此就在律师面前立下具有法律效律的合同,你答应给我儿子10%的股份让我安心,我答应孩子一生下来就消失离开。”艳子讨价还价。

李永军刚想要回答,齐琳淡淡的道:“爸,我先给你看样东西,你再做决定。”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去了楼上。

冯婉惠看着齐琳上楼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惊慌,不知道齐琳究竟要拿什么给李永军看。

不一会儿,齐琳手中多了一个精致的木质盒子,李永军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李老夫人平日放东西用的盒子,有些莫名心慌的问:“琳琳,你拿奶奶的盒子干什么?”

“爸,其实奶奶给我的不只是她所有的遗产和股份,她还给了我另一样东西,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齐琳目光含笑的望着李永军。

李永军脸涨得有些通红,“琳琳你已经知道……”

“没错,我已经知道你把奶奶留给我的股份和财物抢走了,不过我并不在乎,因为你是我爸爸,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想要我的东西,作为女儿,我愿意给你,但奶奶留给我的这样东西,我不想给你,因为我不想你伤心,但是看今天这个情况,我怕不给你,你还会被人一直蒙在鼓里,所以我只好给你了。”齐琳说着将盒子递给李永军。

李永军接过盒子,看到信里的内容,一张脸瞬间变得扭曲起来,‘砰……’的一声,一巴掌用力打在艳子的脸上,鲜红的五指迅速浮现在她苍白的脸上。

艳子被打得几个踉跄,差一点摔倒,一只手捂着脸,目光疼痛的看着李永军,“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我怀的可是你的孩子,难道你不要想‘儿子’了?”

艳子不说‘儿子’还好,一说这两个子,李永军只觉得自己头顶上绿油油的,恨不得杀了艳子,他一手死死的握住艳子的脖子,“说,你肚子里的孽种,究竟是谁的?”

艳子被捏得窒息,死亡的恐惧让她用力去扯李永军的胳膊,对他又打又抓,也许是母亲的本能,艳子两手抓着李永军的衣领,脚用力的向上惦,头向上猛得用力撞向李永军的头,李永军吃痛放开了艳子,艳子趁机连忙捂着肚子向外逃跑。

李永军被那一撞撞的是眼前一片金星乱闪,气得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上涌,胸口有一团怒火无处发泄,堵得他像是要爆炸一般难受,他看着冯婉惠,目光阴冷,愤怒的大吼,“冯婉惠,我生平最恨别人欺骗我,你骗得我好苦,我要杀了你。”

“永军,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冯婉惠假装镇定的道。

李永军一把将手中的纸扔在冯婉惠脸上,“你自己看!”

冯婉惠拿过信纸,看到上面李老夫人说她亲眼看到冯婉惠和医生的对话,说李永军失去生育能力时,深陷的眼里满是恨意,没想到死老太婆藏得那么深。

她不再掩饰,将手中的信件撕碎,脸上带着冷笑,目光直视李永军,满眼不屑的道:“本来还想多瞒你几天,让你多做几天的美梦,没想到你的美梦被你的宝贝女儿打碎了,只好让你接受这残酷的事实咯,李永军,你这个性无能。”

最后三个字彻底让李永军的男性自尊受伤,这些日子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对冯婉惠失去了兴致,只要遇到他喜欢的人,他一样可以再展雄风,却没有想到他早在几个月前,就被狗咬得不能再人道。

“你给我老实交代,你那次怀的孩子究竟是跟谁?”李永军脸上满是狰狞之色。

“你真想知道?可惜,你要是想知道,恐怕要去地狱去找他了。”冯婉惠脸上带着回味与遗憾之色的道:“那个男人没有你身份尊贵,没有钱,也没有貌,只是一个乞丐,不过人家那方面的功夫可是你的百倍,和他在一起,我才觉得自己真的像个女人。”

“贱女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要杀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李永军说着挥着手向冯婉惠跑了过去,只见他刚跑到冯婉惠面前,手刚要落下时,冯婉惠一脚踹在李永军的小腿膝盖上,李永军被这一脚踹得摔在地上,头重重的磕在茶几上面。

他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腿怎么也站不起来。

“我的腿,我的腿这是怎么了?”李永军吓得慌乱的大叫。

蓝冬儿连忙走到李永军面前,想要扶他起来,用力拉了几次都没有把他拉站起来。

“别费力气了,他的腿已经废了。”冯婉惠一脸兴奋的道。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腿废了?你给我说清楚。”李永军目光含恨的瞪着冯婉惠。

“说清楚就说清楚,你的腿是被我弄的,你还记不记得你每次睡前闻着的那清新的香薰?”冯婉惠得意的道。

“什么?你不是说那香薰是有助睡眠的吗?”李永军声音颤抖的问。

“以前的香薰的确是可以帮助睡眠的,可是自从我看到你的狠心绝情之后,我觉得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尤其是在然儿死后,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让我恨极了你,想要报复你,所以就偷偷把香薰换了并且加重了量,算算时间,也就这几天的日子,本来你若是不发那么大的火气,你的病也不会提前,你现在彻底变成一个瘫子,要谢就感谢你的好女儿。”冯婉惠说着冷笑的看了一眼齐琳。

齐琳目光清冷的看着冯婉惠,“真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心机居此之深的人,恐怕你这肝癌,也是装出来的吧?”

冯婉惠冷笑几声,慢慢的将手伸到耳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从她脸上揭下一层薄薄的皮肤,而皮肤下面的那张脸,根本就没有一丝病态,皮肤白皙,目光充满得意之色,而那看起来虚弱的苍白和眼窝深陷,只是那张人皮面具做出来的效果而已。

李永军不敢置信的看着冯婉惠,“你这个心思险恶的坏女人,我要报警,我要让你坐牢……”

“报警?那也得你有这个命报警再说。”冯婉惠说着拍了几下手,房间里突然一涌而进十来个黑衣人壮汉。

迅速将齐琳和蓝冬儿两人制服,齐琳本来就可以躲过那两个人的,但想着对方这么多人,她若是强行反抗,吃亏的只能是她自己,便任由那两人将自己的胳膊抓住,想看看冯婉惠究竟想干什么。

“冯婉惠,你放开冬儿,你若是敢伤害她,我绝饶不了你。”李永军虽然躺在地上,但目光却凌厉的看着冯婉惠,看得出来,他对蓝冬儿是绝对的认真。

只是蓝冬儿的目光却没有看着李永军,而是目光充满担心的看着齐琳。

“冬儿?你真的确定她就是你喜欢的女人?”冯婉惠说着走到蓝冬儿身边,伸走去抓蓝冬儿的头。

蓝冬儿用力的摇头,不想让冯婉惠靠近。

‘砰……’一声,冯婉惠一巴掌打在蓝冬儿脸上,目光微笑的看着李永军,“看到没有,她的脸根本不会起红印,脸色永远是那么白皙和水嫩,如果不是她,我还真想不出装病这个主意来转移你对我的注意力,让你不再天天逼我离婚呢!”

冯婉惠一把用力抓着蓝冬儿的下巴,随着一声尖利的‘不要’声,冯婉惠从她的耳边用力撕掉一层面皮,露出半边面目全非的脸,而另一边的脸却完好无损,通过眼角的皱纹,可以看出那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

当看到那张可怕的脸时,齐琳的心震惊了,因为撕掉面具的那半边脸,和她想象中的脸是一模一样的。

“你说我是叫她蓝冬儿,还是叫她齐漫语呢?李永军,看到这张脸,你还确定你爱这个女人吗?”冯婉惠看着李永军满脸不屑的问。

“你……”李永军看着蓝冬儿,满脸的震惊之色,他觉得今天就像做了一场恶梦一般,在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戴着美艳的面具,迷失了他的心,让他分不清谁是谁?

蓝冬儿没有看李永军,而是目光紧张的看着齐琳,声音颤抖的道:“吓到你了吧?”

“妈妈!”齐琳声音哽咽的看着蓝冬儿,她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为什么会在蓝冬儿身上常常感受到母亲的影子,为什么她做的那些菜都有母亲的味道,因为她那本来就是她母亲,“妈妈,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不来看我?”

齐漫语心疼的道:“你也看到了,妈妈的脸现在有多丑,这么多年你一直都以为妈妈死了,也从来不去我的‘坟’前忌拜,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我,看到你生活的好,我也不想打扰你的幸福,后来,你在订婚礼上出了风波,并且迅速和夏夜宸订婚,我担心你会受欺负,调查之后,我才发现你并非我这么多年一直看到的那样幸福,尤其是你奶奶走后,你父亲还在千方百计的算计你,所以我才想出这样一个方法出现在他身边,好暗中保护你。”

看到她一心愧疚的母亲还活着,齐琳觉得这是她重生后,老天送给她的最大惊喜,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妈,看到你还活着真好。”齐琳高兴的道。

看到她们母女相认,自己却只能和女儿阴阳相隔,冯婉惠就恨从心起,目光恨恨的看着齐琳,“活着又如何?你害得我女儿惨死,你今天就是和你这个贱妈相认,我也会让你们两个一起去阴间团聚。”

“冯婉惠,你女儿是你自己害死的,你凭什么污陷到我身上?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李欣然死不瞑目?”齐琳声音冷冷的道。

“我怎么可能会害死我自己的女儿?分明就是你害死我的女儿,今天我要让你们母女两人上陪葬。”冯婉惠恶狠狠的道。

“你敢!” 李永军声音清冷的看着冯婉惠。

冯婉惠看着李永军一脸鄙视的道:“我为什么不敢?你觉得你现在还有选择吗?”说着从一个黑衣人手里拿过一张合同,蹲在李永军面前,笑得一脸得意,“快签字,如果你爽快点将你名下的所有股份过户给我,我或许可以念在过去的夫妻情份上,保你下辈子无忧,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你是在做梦,你以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吗?”李永军说着吐了冯婉惠一脸口水。

冯婉惠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眼底闪过一抹寒光,‘啪啪啪……’一连扇了李永军好几个耳光,打得李永军嘴角鲜血直流。

在这么多人面前任一个女人随意羞辱打骂,李永军心里后悔极了,他原本可以过幸福快乐的生活,可以不用这么勾心斗角,最后却偏偏和眼前这个恶毒的坏女人联手去伤害一个善良的女人,害得自己现在后半辈子凄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麻衣神算子 独宠逃妻:前夫不将就 别叫我歌神 糊涂老公蜜宠甜妻 重生之最好时代 妖魔战神 老婆,再嫁我一次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