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地狱大门(万字大章求订阅)(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小说更新最快!

就在地狱男爵一跃跳入了那个深坑的时候,最后的大队终于抵达了伦敦的上空。

共计五座飞艇堂而皇之的飞到了伦敦这座城市的上空。

先锋科技的技术足以让这座城市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当飞艇卸下了隐藏之后,所有人都能看到顶端的画着那个旗帜的飞艇。

士兵们口中嘶吼着经典的曲目,身上已经带好了先锋科技赞助的装备,做好了制造地狱的准备。

而那个少校此时正站在飞艇的顶端,像是一个乐队的指挥一样,开始挥舞起了双手。

随着他的动作,这场战争正式爆发了!

飞艇上出现了降落的通道,那些狰狞的士兵拽了拽身后有些不合身的设备,带着笑容从飞艇的两侧落下。

飞艇的底端张开了投弹口,无数的炸弹从天而降。

城市中的居民已经接到了通知,大多数都躲藏在防控设施之中。

即便没有来得及前往避难的居民,也紧闭着门窗呆着自己的房子里边。瑟瑟发抖的祈求自己不会在这个时候死去。

少校正站在飞艇之上指挥着战争的乐章,但是他身上所有的优雅和从容在这个时候都显得丑陋而污秽。

战争只会带来创伤,死亡只会催生出仇恨。

而少校发起的这场战争毫无目的可言,他只是想要一场战争,于是他就这样做了。

恶心而疯狂!

“那是什么!?”

正在地面上布防的士兵高呼着。

他们原本以为这场战争不会以空袭的方式展开,所以对空的火力并未投入太多的兵力。

毕竟现代战争想要通过天空来到一个国家的中心城市,那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卫星,雷达以及各种隐秘的观测设备都足以让所有的空袭被提早发现。

甚至英国并没有做好多少防空的准备。

但是现在即便是想要弥补错误也已经迟了,敌人已经开始空降。

那些丑恶的快要看不出人形的怪物有的端着枪械对他们的阵地开始的冲击,有的已经彻底化身成为了怪物,光是单纯的冲撞就将那些老旧的房屋撞塌了。

只是随意的从废墟中翻找了记下,就将已经失去了意识的人提了出来,然后直接塞进了口中。

这本身就是一场超凡者对寻常人的不对等的战争!

就在各个防线想要向上级传递消息的时候,那些被“永生”诱惑了的叛徒已经出现在了重要的指挥设施中,对分散的指挥部展开了血洗。

好的消息是这些叛徒并没有来得及接受那份恶魔的改造,只是最弱小的吸血鬼的而已。

因为恶魔改造可没办法保持人类的形象,他们还需要完成潜伏的任务。

对于寻常的吸血鬼,只要拥有特殊处理过的武器就能有效的伤害乃至杀死这些渣子。

就在中央调度中心里,因特古拉和瓦尔特正在看着那些穿着英军军装的吸血鬼拿着枪械指着他们。

或者说在这个调度中心的所有人都被枪械指着了。

“你们无处可逃了,海辛还有佩伍德卿!”

一个带着中校肩章的家伙有些猖狂的说着,他的眼睛正散发着鲜红的光芒。他是一个人类的叛徒,也是最早为了永生而背弃这个国家的存在之一。

要不是他身居高位,他也没有资格知晓这个调度中心的具体位置。

“我们是以吸血鬼为敌的机构,并且和吸血鬼战斗了上百年,而你们只不过是吸血鬼的婴儿而已,居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因特古拉端正的坐在桌前,用不屑地语气说着那些用枪指着她的士兵。

虽然她早就料到了会出现叛徒,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些叛徒居然敢直接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种有些超出预料的情况让因特古拉暗暗咬了咬牙。

“你们是为了那所谓的永生吗?真是愚蠢!瓦尔特!”

因特古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英气,光是从她呼唤瓦尔特的名字就能听出她对眼前吸血鬼的不屑。

站在一旁的瓦尔特上前了两步,身前那若隐若现的丝线像是一张薄纱一样挡在了前方。

“海辛前垃圾处理部门长官,瓦尔特。就让我告诉你们,你们到底有多么的孱弱吧。”

瓦尔特说话间稍微躬身,算是尽了应有的礼貌。

对于这些怪物,他原本连说话的都觉得多余。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那些吸血鬼士兵的手腕就被丝线直接斩断在了地上,而此时的瓦尔特才刚刚站直了身子。

倒不是他没办法斩断金属来规避可能出现的走火情况,而是距离他最近的几个士兵不值得他花费更多的力气。

吸血鬼不是人类了,他们在作为尸体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神经反应。

即便是被斩断的手臂肌肉也不会紧绷而造成开火的效果。

所以瓦尔特只是稍微省了点力气,对于他来讲,时间早就将伟力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衰老是任何人类都避不开的终局。

既然能够轻松一点的话,还是稍微轻松一点的好。

“开火!”

那些叛徒的指挥官惊恐地大喊着,然而在下一刻所有的吸血鬼都开始对着眼前瓦尔特展开了射击。

短短时间内他就明白了海辛机构的额战斗力根本不是他能够面对的,此时的他指向让自己的手下为他争取出一个逃命的机会,只是这终归是妄想。

瓦尔特是被誉为死神的人类强者,对于和阿卡多曾并肩作战的他来讲这些刚刚转化没多久的吸血鬼真的和婴儿没有多少区别。

那密集的弹雨最终全都在瓦尔特面前的丝线之网前被阻挡了,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火光。

下一刻所有的吸血鬼都被切割成了好几段洒落在地上,瞬间失去了意识。

“垃圾处理完毕。”

瓦尔特提了提手套,然后对着因特古拉恭敬的说着。

最后一下为了能够同时解决所有的敌人,他稍微用力了一些,现在的瓦尔特觉得手指稍微有些酸楚。

“我原以为你会是叛徒的,佩伍德卿。”

因特古拉身子都没有丝毫的动摇,手上捏着雪茄平淡的说着。

她没有回应瓦尔特的话,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正在她对面端坐着,额头山已经被汗水和血液染红的微胖男人。

佩伍德,这个男人是英国的要员,他正紧张的攥紧了双手。

这个男人从不避讳自己的胆怯,因为这几乎是他的天性。

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稍微有些软弱。

“海辛卿,我虽然无能,但是我并不卑劣。”

佩伍德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着,双眼扫过了地面上吸血鬼的残渣。

之前发生了一幕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太刺激了,原本他的名字就没有出现在战斗的序列当中。

而这个调度中心本身已经是作战部署中很安全的区域了,只是那些叛徒的出现才让他陷入了危机之中。

佩伍德从来没有想过变成这种怪物来换取永生,因为他值得信赖。

“现在你可以撤离了,m11的人会护送你到其他要员所在的位置。”

因特古拉站起了身,她现在要去更重要的地方。

出于对熟人的关照,因特古拉还是多说了一句。

m11在这里被袭击的那一刻应该就受到了消息,现在只要一小会的功夫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至少支援的兵力护送佩伍德撤离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还是留下吧。”

佩伍德掏出了一只手帕小心的擦拭着额头上的血污说着,即便他的身体还在颤抖,但是意志却是格外的坚决。

他被委托看守这个地方的任务,他很清楚这是因为他没有战斗的才能。

这个地方得到一切对他来讲都是陌生的,甚至他除了接听信息之外什么都不会。

但是呆在这里就是他任务。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现在所有的指挥部应该都被入侵了,你呆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意义。”

因特古拉想起了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她以幼童身份接任海辛时第一个见到的外人。

相比较其他人,眼前的佩伍德更让她亲近一些。

很多次都是眼前这个有些软弱的微胖男人帮她处理了麻烦的后续,因特古拉还做不到对佩伍德完全无视。

“这里是调度中心,万一有哪个指挥部击退了吸血鬼的袭击,寻求下一步的任务呢?

万一有什么重要的战果需要传达?这个地方不能没有人留守。”

佩伍德终于平静了一些,但是稍微颤抖的身体依然将他的恐惧展露无遗。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一直有些颤抖,甚至断断续续,但是没人会质疑他的决心。

调度中心是一个重要的地方,所以才会安排作为要员的佩伍德呆在这里。

他已经是为数不多能够被信任的人了。

“海辛卿,每个人都有要做的事情,你应该去你该在的地方了,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吸血鬼利用这里的调度系统传递消息的。”

佩伍德额头上又被密密麻麻的汗珠所占满了,但是他的眼神格外的坚定,甚至颤抖的身体也逐渐地开始平息。

“佩伍德卿,你并不无能。”

因特古拉没有直视佩伍德双眼,她转过了身子之后才这样说着。

吸血鬼不会放弃对这个战略要地的攻击,留守在这个地方的话,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佩伍德虽然练习过剑术,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骁勇善战的人。

面对着吸血鬼的攻击,他只能抱着这里的设备一同死去。

因特古拉没有再多说什么。

就和佩伍德说的一样,现在有更需要她的地方。

那只由塞拉斯领导的后备力量需要她的领导。

至于佩伍德,海辛已经没有余力去保护了。

“瓦尔特,我们走!”

因特古拉呼唤了瓦尔特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后,只能听到一句“别死了。”的微弱声音。

因特古拉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接下来就是佩伍德和这些传信人员之间的工作了。

“你们可以撤离了,这个地方只有留下我一个人就足够。”

佩伍德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声音有些微弱,但是足够在场的人员听清了。

佩伍德很清楚这个地方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他不想让那些士兵随着他一同死去。

他需要尽自己的职责,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要员,这是他的尊严和坚持。

“你在说什么傻话?这里的设备长官你可不会使用啊。”

不远处坐在器械前边的士兵大笑着说道。

人类怎么会对怪物低头呢?

“是啊,这个地方就是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可没有离开的理由。”

“我现在继续尝试联系其他的指挥部,看看有没有那个地方能够带来好消息。”

“我把能够引爆的炸弹全都搬过来,即便是死也要带着那些混蛋一起!”

士兵们忽略了之前发生过的危险,继续紧锣密鼓的的开始了工作。

为数不多的几个警卫开始搬运炸药,留在这个地方的所有人都已经心存死志了。

一边的佩伍德依然端正的坐在桌前,但是现在他的身体已经看不见颤抖。

沉默此时成为了一种力量,就像是看不见火焰但确确实实还在燃烧的焦炭一般。

他平静的接过了士兵递给他的引爆器,静静的坐在桌前看着地图。

伦敦是这个国家的中心,佩伍德想要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城市的全貌。

没过多长时间,这个位于地下的地方就能听到不远处的激烈枪响,还有那厚重的军靴踩过血浆才会发出的声音。

佩伍德大概明白外边发生了什么,那只会是m11的支援和新到的敌人之间战斗的动静。

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等到大门那一头传来声响的时候,就是决定了他们生死的时刻。

那些士兵已经离开了岗位,拿出了防身的枪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们手中的武器经过了初步的改造,虽然能够伤害到那些第三帝国的吸血鬼士兵,但是对于最后的大队中那些双重改造的怪物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各位!与大家共事是我的荣幸!”

佩伍德手中已经攥紧了引爆器,只要突破了障碍物冲进来的家伙是那些吸血鬼杂碎,他就会毫不犹豫得将这个地方炸上天。

只是进来的人并不是他以为的敌人。

哄的一声,被各种障碍物挡住的大门被一只已经撞成肉酱的吸血鬼士兵撞开了。

随着通道的打开,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手中拿着巨大战刃的身影。

“真是麻烦,为什么伊丽莎白塔的底下会是调度中心?”

卢克的声音适时地想起,然后他一脚踹开了挡路的吸血鬼撞碎了一边的障碍走进了这个地方。

卢克和杰西卡正在伊丽莎白塔观光的时候,最后的大队发起了袭击。

等他们搞明白谁是敌人的时候,那些支援来的m11就已经丧命在了吸血鬼士兵的手下。

甚至尸骸也成为了那些怪物的食物。

最后还剩办口气的士兵告诉了卢克关于调度中心的消息,所以卢克和杰西卡来了。

他们宰掉了一路上所有的吸血鬼,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卢克,在乎那些干什么?去砍死那些恶心的吸血鬼就足够了!”

杰西卡也随着卢克打开的通道走了进来。

她有些烦躁的甩了甩头发,她的头发上沾染了敌人的血迹,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你好,佩伍德先生,我们在海辛中见过面的。”

杰西卡看到神情呆滞的佩伍德之后,立刻带着温和的笑容说着,然后拍了拍卢克的肩膀。

“我们虽然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布置,但是保护一下你们的安全还没有问题。”

杰西卡顺便在卢克的身上擦了擦手上的战斧,随口说着。

“你尽可以完成你的职责,不过现在你可以放下手中的引爆器了。我们死去之前,你是安全的。”

卢克大笑着说着。

“卢克,你更适合保护别人,我就去上边砍那些恶心的东西了。那种恶臭让我今天喷上的香水完全浪费了。”

杰西卡朝着还在呆滞中的佩伍德挥了挥手,然后扭头就要离开现场。

“杰西卡,带着这个!”

卢克从背包里边取出了星际战盔丢给了杰西卡。

杰西卡的身体不像他那样坚硬,所以一些护具还是能够起到不小作用的。

“卢克,晚上见!”

杰西卡接过头盔,随意的套在了头上,头盔的底端都没有把散落的长发塞进去。

“替我看看圣保罗大教堂,我们本来是要去那的!”

卢克大声地喊了一下,然后掏出了一瓶烈酒往嘴里灌着。

虽然他和杰西卡都喜欢喝酒,但是相处以来杰西卡总是时不时的让他少喝点。

对此卢克倒是没有什么怨言,只是他真的很久没有喝过瘾了。

“你也要来一杯吗?”

卢克看了一眼佩伍德,然后扬起了酒杯喊着。

独自蒙头痛饮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等战争结束,我请你喝我家酒窖里的珍藏。”

佩伍德有些呆呆的说着,然后费力的张开了攥着引爆器的手掌。

长时间的紧握已经让他手掌有些麻木了。

……

“地狱男爵,你在等什么?还不拔出石中剑?”

罗夏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地狱男爵在看到石中剑的时候神色有些古怪,这让他难免有些多想。

而且光是观察,地狱男爵就已经用了不少时间了。

“我总感觉我要是拔出了石中剑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地狱男爵低着头瓮声瓮气的说着。

但是他还是一步步地走向了石中剑所在的那一块石头。

那来自于人类的一半血统让他感觉到了不安,而恶魔的那些血统却让他感受到了那份冲动。

在这种纠结中,地狱男爵犹犹豫豫的看着眼前的石中剑,还是没有伸出自己的手。

“我倒是觉得你要是还不拔出来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