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伟大种族与幼年造物主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秘巫之主更新最快!

    “还不错的惩罚。”

    幽暗虚无的星空中,仍旧是透明人的唐奇看着化作金色大海退去的奎德,小小称赞了一句。

    虽然并没有让人惊叹的创意,但奎德显然知道该怎么惩罚哈尔·洛奇才能让他记住。

    眼前,就是答案了。

    有着恶心超凡能力,旺盛生命力,话痨又毒舌的哈尔·洛奇,此刻被打断了全身的骨头,被禁锢了所有的力量,躯体被囚禁一个太空舱内,被奎德丢弃在了宇宙极深处,一个陌生之地。

    按照奎德的设定,太空舱会供给哈尔·洛奇维持生命所需的一切营养,保证他不会饿死。

    太空舱会不断飘荡,在宇宙中到处流浪。

    很快除了在上面留下印记的奎德外,任何人都无法再找到哈尔·洛奇。

    也就是说,哈尔·洛奇如果想要回归家乡,必须等待奎德的“原谅”,等奎德的愤怒消除,他才会将哈尔接回去。

    在奎德离去前,只是告诉了哈尔·洛奇一个基本期限,至少十年起。

    哈尔·洛奇明明知道自己的作死会迎来惩罚,毕竟奎德并不是那种死板,坚守原则的变种英雄,他是个自大、傲慢的君王,没有将他宰了也算是一种恩赐。

    他知道,但他还是做了。

    这就是哈尔·洛奇,过度追求乐趣,其他都被放在一边。

    明明接下来会有十年悲惨日子,在奎德离去前,哈尔·洛奇还不忘撩拨这位强者。

    将自己一张脸贴在透明舱门上,大喊道:

    “嘿,记得转告我的安娜·阿玛斯,告诉她要坚守贞洁,不能给我戴绿帽子。”

    “尤其是你奎德,你不要觊觎我的女友,我检查过你的那东西,比我小太多了,你满足不了她的,放弃那个无耻的想法。”

    ……

    “这家伙能长这么大没有被打死,还真是幸运啊。”

    唐奇站在太空舱之侧,心底感叹道。

    旋即,他开始行使权柄,往下一阶段跳跃。

    毕竟接下来的发展很好猜测,无非便是哈尔·洛奇无聊且痛苦的流浪生涯,他再奇葩与话痨,也不可能长时间与自己说话。

    作为读者与观众,不会喜欢枯燥的情节。

    “欢乐且未分级的喜剧开端之后,是史诗,还是悲剧?”

    唐奇脑海刚闪过这道念头,本就透明的身形即刻闪烁着,往下一个时空跳跃。

    这是他作为现任史诗、悲喜剧与衰亡之神的权柄,顺畅无比。

    “呼”

    万分之一秒甚至更加短暂的时间,唐奇依旧现身在星空中,身侧仍旧是囚禁着哈尔·洛奇的太空舱。

    他跳跃成功了,这不值得惊讶,原本该是很正常的事。

    但这一刻,异常突兀的,唐奇的脑海轰鸣起来。

    他的心灵掀起狂潮,躯体颤动,一种强烈、恐怖的悸动无法遏制的诞生,并席卷唐奇所有的感官。

    “轰”

    是预兆,唐奇作为梦幻主宰,作为史诗之神,在可怕的危机来临之前能感受到的预兆。

    “这怎么可能?这里并不是真实世界,只是介于真实与虚假间的史诗悲喜剧世界,这里曾经存在过,但之后消亡。”

    “理论上的确有一些史诗悲喜剧,会涉及诸如起源神族、命运婊、腐烂父神等能跨越时间线,威胁到如今的我的存在……祂们的力量,也完全能扭转真实与虚假间的界限,隔着已消亡的时间伤害,甚至是击杀我。”

    “但就这么倒霉,随便挑选一个就遇上了?”

    “这个世界的力量上限似乎止于【真神】,可这种可怕的预兆,意味着情节继续下去,会忽然冒出一个主宰级甚至更强大的存在?”

    “而且,就在数秒之后?。”

    唐奇心灵震颤,惊骇不已,大量念头翻涌而出。

    不过这些并未影响唐奇开始更加深层次的隐匿自我,这次不止是动用史诗、悲喜剧与衰亡权柄了,还有他的幻想权柄。

    星空中仿佛出现一块橡皮檫,将唐奇一点点涂抹消去。

    他仍旧存在,但只相对于唐奇自己,对于其他存在,包括一些主宰级神灵,唐奇却是不存在的。

    唐奇确信,即便是“命运婊”在这里也无法发觉他的存在。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不使用力量暴露自己。

    数个呼吸很快便流逝过去,星空中一个不知流浪了多久的“太空舱”内,被囚禁着的哈尔·洛奇正无神的看着前方。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囚禁的时间,也再没有兴致和自己说话。

    他还没崩溃疯狂,纯粹是最强变种英雄奎德的仁慈。

    奎德给哈尔留下了对外的透明窗口,让哈尔能看着外界。

    如果是黑暗空间,又无法动弹,正常人几天就会疯掉,哈尔·洛奇当然可以支撑很久,但他依旧不怎么开心。

    他是个渴望交流的人,任何形式的交流都可以。

    正当哈尔惯性沉寂时,他的眼眸里面,忽然出现了“光”。

    伴随着受到诡异力量牵引而转向的太空舱,哈尔·洛奇看到了他以往从未见过的景象。

    不是星海,不是射线风暴,不是陨石。

    黑暗的宇宙忽然被“剥开”了,这形容很怪异,但异常准确。

    就像是蛋壳出现缝隙,外界的光涌进来,但很快又被阴影所遮蔽。

    哈尔透过那缝隙,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轰隆”

    他的躯体、意志、灵魂都在瞬间崩解融化,哈尔·洛奇无法对那“眼睛”做出形容,那超出了他所知的一切概念,超出了他穷尽思维的理解,他只感受到了恐惧,让他灵魂无法停止分解的,无穷无尽的恐惧。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被剥离,浩瀚的宇宙也变得无比渺小。

    一切都开始竭尽所能的呈现细节,只为了将所有“奥秘”展现给那双眼睛。

    祂是未知的!

    祂是伟大的!

    祂是一切的源头,是超出任何生命所知所想的存在,高于概念,也高于逻辑,是虚无之上的主宰。

    哈尔·洛奇有着非凡灵魂,他认为自己就算是面对真正的神灵,也可以不隐藏自我,他敢于亵渎神灵,甚至想要亵渎神灵。

    但对于这双眼睛,他不敢。

    他原本会在那瞬息间失去自己,灰尘般在星空中湮灭。

    可是,这一切并未发生。

    哈尔·洛奇活了下来,那双眼睛的“主人”似乎因为发觉了某个有趣小蚂蚁,赐予了他一些东西。

    但如果可以,哈尔·洛奇宁愿不要这恩赐。

    “轰!”

    永无止境的轰鸣开始折磨哈尔的灵魂,他获得了神秘知识。

    那是真相,让哈尔·洛奇真正要变得失控疯狂,要自我崩溃的真相。

    太空舱之内,这个作死成功无法动弹的变种人,以往瘫痪、孤独带来的痛苦都变得渺小,真正超出他承受能力的痛苦,正在一点一点肢解他的所有自我。

    疯疯癫癫的哈尔·洛奇瞪大了双眼,里面是死一般的呆滞,眼泪不断的流淌出来,打湿他仿佛死去的脸。

    不存在的虚幻领域,唐奇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双眼睛,只是聆听着哈尔·洛奇脑海中的嘶吼。

    他获得隐秘知识:世界真相。

    “这个世界,是假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们的星球,这个宇宙……全部是被某个‘实验室’创造出来的。”

    “历史是虚构的,所有的大事件都是刻意推动的,一些强大生命体是制造出来,是用来观察,用来玩弄的实验体。”

    “我们所做的一切,战斗、相爱、快乐、悲伤、愤怒……都是设计好的,所有人,所有生命连同这个世界,都是某个种族用于取悦那‘伟大存在’的道具。”

    ……

    唐奇所感受到的“恐怖”持续了数秒,那眼睛眨了眨,移开了。

    虚幻领域中,他的双眼同样瞪大了些。

    惊喜?或者说惊吓也可以。

    唐奇也没有想到,只是随意选择的一个史诗悲喜剧世界,竟然就这么幸运的撞上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

    此刻唐奇有些理解前任【史诗、悲喜剧与衰亡之神梅里尔斯】的憋屈,祂并不是弱神,正在向着强力神灵位格发起冲击。

    但因为所执掌的权柄,祂恐怕需要很小心谨慎,稍稍大意祂或许就会撞上无解的存在。

    比如刚刚那一幕,若是跳跃来的不是唐奇,而是梅里尔斯。

    只要一次“对视”,纵然隔着消亡时间线,也难以保证那眼睛的主人不会察觉到祂。

    若是对方产生恶意,梅里尔斯的陨落将很难避免。

    唐奇因为有着提前预警,所以没有和那双眼睛对视。

    但只是隔着虚幻领域、史诗悲喜剧、已消亡时间线三重屏障所感知到的信息,也仍旧让唐奇惊骇不已。

    “主宰级?不,更加强大一些。”

    “那种恐怖感,绝对比面对【光明之主】、【腐烂父神】更加可怕,甚至超过了命运婊。”

    “唯一能比拟的,是大章鱼们以及……起源神族?”

    “可是,这怎么可能?”

    “无垠神秘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尊这样的存在,祂的尊名会是?”

    大量疑惑想法涌出,唐奇确信自己从未与那双眼睛的主人有过接触。

    但不知为何,他总有种淡淡的熟悉感。

    唐奇回溯记忆,寻找那熟悉感源头时,哈尔·洛奇仍在崩溃,在变得疯狂。

    很好理解,任何智慧生命如果有这样的遭遇,感受恐怕都会是这样。

    你以及整个世界的存在,你的生命以及情感,都是虚假的,是设计好的,且始终被观察着。

    浩瀚虚无的宇宙,实际上正处于某个实验室中。

    哈尔之所以还活着,还有感知,实际上是那双眼睛的主人,赐予了他一些东西,保持着他不会死去。

    但谁能保证,这不是又一次玩弄,是一次恶劣玩笑?

    毕竟那眼睛主人,正是被取悦的对象。

    善恶对于“祂”来说,毫无意义。

    “嗯?”

    已经接近答案的唐奇,忽然感知到了什么,径直看向前方。

    就在太空舱不远处,虚无处出现新的空间裂缝,仿佛蕴着无限可能的光辉涌动,一团如同“水银”般的物事流淌着出来。

    它即刻显化出人类形体,它选择了女性。

    一个呼吸,太空舱之前便出现了一位有着小麦色肌肤的诱人女性,她的躯体线条完美,就算是最出色的雕刻家也不敢进行增减。

    她有着一张狂野自然,散发着异样魅惑气息的脸庞,她的身后银灰色的长发披散至脚踝,灰白的翅膀缓缓伸展开来。

    而最诱人的,莫过于她身上披着的一层薄纱。

    她挥挥手,那太空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没有墙壁、穹顶,漂浮于星空,堪称是美轮美奂,原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水晶宫殿。

    瘫痪的哈尔·洛奇躺在雪白的床上,那位女士缓缓飞到他的身前,二者只隔着数厘米便要紧紧贴在一起。

    女士开口,与人类迥异,但魅惑等级碾压人类百万倍,如同表面微微粗糙,但内里柔软无比的手掌,正在抚摸哈尔·洛奇的心灵,让他顷刻间恢复了平静。

    “你好,有趣的实验体,我是信使。”

    “轰”

    唐奇正寻找的答案,因为那女士吐出的名字,直接暴露了出来。

    相关记忆浮现,唐奇终于知道了那微妙熟悉感从何而来,也知道了那双恐怖眼睛的主人。

    “幼年造物主!”

    唐奇心底,升腾起了那伟大存在的尊名。

    之前他与起源黑泥厮杀,在用陷阱捕捉对方之后,借用万物通晓的力量,从黑泥们口中获知了一些无垠神秘中真正的隐秘知识。

    那个问题,无垠神秘中与“起源神族”同级别的存在?

    黑泥说数量未知,它们只被允许知晓一位,那便是【幼年造物主】。

    “伟大的幼年造物主,祂自称是一位新手至高,祂正在学习如何造物,如何创造新的无垠神秘,祂的麾下也有仆人……伟大种族维茨顿人,其中一位成员就叫做信使。”

    “当初借用萝丝丈夫的皮囊,试图进行某种阴谋的幕后黑手,则是伟大种族维茨顿人的另一个成员‘工程师’。”

    “所以,这个世界其实处于维茨顿人的实验室内?”

    “那些所谓的变种结晶,所有的大事件,诸如奎德,以及入侵者之类的强大生命体,也都是维茨顿人制造出来的。”

    “它们的目的,是为了取悦幼年造物主。”

    “整个世界都是造物主的玩具,祂偶尔会观察,会进行某些游戏,或者说…会玩弄这个世界和所有生命。”

    “比如这次,是新游戏?”

    这念头落下,唐奇看向那宫殿内。

    恢复平静的哈尔·洛奇,正在用尽自己所知晓的一切污秽的语言,大肆辱骂亵渎玩弄世界和他们的罪魁祸首,也就是维茨顿人和它们的主人,幼年造物主。

    “fxxx……fxxx……”

    统统屏蔽,一句能正常显示的话都没有。

    ps:感谢书友愕然无雨、灰夜舞者、光华十字街的打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