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次玩笑(六千字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秘巫之主更新最快!

    “轰隆”

    呼啸声中,一道红光正坠向大地。

    光芒内部裹着的人影,正是哈尔·洛奇。

    他最终活了下来,还恢复了自由。

    那位非人类,且形态诡异的神性生命体“信使”在强迫他交出大量生命精华,并将其改造之后,将哈尔放回家乡。

    如今的哈尔·洛奇,拥有无限接近于真神的力量,近乎永生不死。

    多种复杂的神性气息在他躯体里面融合,哈尔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他确信就算是最强变种英雄奎德也无法再击败他,甚至哈尔还更加强大一些。

    这种收获对于任何一个变种人来说都是惊喜,但此刻他却只感觉悲伤。

    哈尔·洛奇,抑郁了。

    洞悉真相之后带来的“沉重打击”几乎要将他击溃,过去的疯癫与乐观,在残酷事实面前有些不堪一击。

    不过他既然会被幼年造物主选中,的确有着特殊的地方。

    悲伤抑郁只是暂时,他以最快速度回归家乡。

    蜕变为神性生物之后的哈尔·洛奇,自然可以无视遥远的空间与距离,在他心灵深处的抑郁与“委屈”满溢出来之前,他回到了自己那历经多次战斗的家,扒开窗户入内,很快便看见床上有一道隆起的身影。

    哈尔“呼”的轻松了些,暗道:“还好没有第二个人,我没绿。”

    冷风吹醒了安娜·阿玛斯,时隔数年,她终于又见到了自己的男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第一眼就感觉这家伙变得很“虚弱”,眼睛里面混杂着悲伤、愤怒、抑郁以及一丝隐晦的尴尬。

    她很熟悉那尴尬之色的来源,每次那家伙在外偷吃之后都会有的短暂征兆。

    可根据奎德的说法,哈尔应该正在宇宙深处流浪,承受着孤独的酷刑。

    在黑暗虚无的宇宙也能偷吃?

    安娜·阿玛斯思维立刻脱钩,想象出了两种可能:

    流浪时遇上了异域雌性?

    或者,和唯一能定位他的奎德?

    正畅想着的安娜·阿玛斯,没在意也没阻止被单滑落,熟悉又无比怀念的景象出现在了哈尔·洛奇的眼前,他的双眼立刻就绿了,哭着扑上去的同时,不忘感叹道:

    “亲爱的,你是这虚假世界中最精致、最完美的xx娃娃。”

    知晓世界真相的哈尔·洛奇,对自己的女友吐出最高赞美。

    然后他便看到一双白嫩的脚踩向他的脸,隔着数年的熟悉问候:“fxxx……哈尔,过来舔我的xxx。”

    ……

    一番持续三天时间的折腾之后,缺水严重的安娜·阿玛斯终于放过了自己历经苦难与酷刑后归来的男友。

    然后,她也从后者口中获知了“世界真相”。

    新玩法的规则之一,信使并没有禁止哈尔·洛奇将他知道的一切告知其他任何人。

    作为本世界最相信哈尔·洛奇的人,安娜·阿玛斯听完之后呆滞许久,眉头皱成一团,迟疑道:

    “哈尔,你会被当成疯子的。”

    “你在各个阵营眼里都是疯子变种人,尤其你不久前还对奎德做出了那样的事,如果你将这些告诉他们,只会被认为是在宇宙中孤独流浪太久,所以彻底的疯了。”

    “你想集结那些英雄以及恶棍,和你一起去找那‘造物主投影’,去拯救这个世界?”

    “你不会成功的,你如果说出真相,你会被认为是疯子,你不但需要对抗那些所谓的维茨顿人,还需要和英雄、恶棍们厮杀,甚至于对抗整个世界……你会死的,死得毫无价值。”

    安娜·阿玛斯每吐出一句,哈尔的脸色就颓丧一分。

    他的性格虽然很怪异,平时也习惯了肆无忌惮,但他并不是蠢蛋。

    哈尔很清楚,自己女友所说的一切都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如果他真的决定那么做。

    他满脸悲伤无奈的看着窗外,他看到夜幕下的德尼洛市,脑海中闪烁诸多画面,隔壁爱穿女装的凯文,数个街道外最喜欢的汉堡餐车,被他多次薅羊毛的矿业公司……再继续蔓延,他想到更多。

    哈尔·洛奇是个混球,但他仍旧有着不少好朋友,分散在各个城市,有些是英雄,有些是恶棍。

    他还想起曾参与过的一个个事件,杀过人,救过人,毁坏过很多标志性建筑,他甚至拯救过世界。

    毫无疑问,在哈尔·洛奇的视角里面,这世界无比真实。

    但更加残酷的真相却是,它就是虚假的。

    一切都是被虚构的,被捏造设计出来的,而且它将被毁去。

    就像是实验室中的“垃圾”,在所有的利用价值被榨取出来之后,被无情的销毁。

    作为垃圾中的一份子,他能接受这样的命运么?

    这问题,即刻在哈尔·洛奇心灵深处生出,即刻也有了答案。

    他猛地抬起头颅,直视那满是灿烂星光的星空,嘶哑着道:“我没有第二个选择,亲爱的,我可能真的要去成为一位救世主了。”

    不得不说,哈尔·洛奇是个英俊的混球,这一幕也让他魅力爆炸。

    只是下一秒,他忽然又转头,看向安娜·阿玛斯,笑得无比荡漾道:

    “亲爱的,现在你知道我对你的赞美有多么崇高了吧,这个虚假世界里,没有一个xx娃娃能和你相比。”

    “在它毁灭之前,我要爽个够。”

    话音落下,这家伙扑倒了安娜。

    激烈运动又开始的房间内,透明人唐奇脸有些黑的摇着头。

    此刻他已经能猜到这个史诗悲喜剧世界的大部分进程,他也洞悉了这世界隐藏着的神秘信息。

    而作为一位单身人士,他没什么兴趣始终跟随着哈尔·洛奇这只随时都会兴致发作的家伙的视角,那显然不会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时间加速!”

    现任史诗、悲喜剧与衰亡之神,行使了自己的神性权柄。

    从下一秒开始,他所注视的画面开始以倍数跳跃。

    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无垠神秘中某个实验室内,曾存在过,之后又消亡的世界,开始完全呈现。

    哈尔·洛奇作为一个被无数英雄恶棍厌恶,喜欢恶作剧,行事没有任何忌惮的混球,意外成为了“救世主”。

    他洞悉的真相,足以让最强英雄直接自我崩溃。

    但哈尔支撑了下来,他开始试图拯救世界。

    他的第一次尝试,将真相公开分享,为自己募集大量队友,毫无意外以失败告终,他不厌其烦的四处宣讲解说,结果却是被几乎所有英雄恶棍乃至于整个世界认定为疯子,其中包括了他的几位好朋友。

    第二次尝试,疯子开始利用自己获得的,接近真神的力量,将脑海中的经历扩散出去……这没有违反规则,但遭遇未知力量消弭,是工程师,它甚至没有出来与哈尔见面,只是在实验室中改了几个设定。

    第三次尝试,哈尔·洛奇不得不动用一些过激的手段,比如绑架总统,逼迫全球民众听他“讲故事”,这理所当然招致英雄们的打击,尽管因为他暴涨的力量,英雄完全奈何不了他,但过程中哈尔再度失去几个好朋友。

    第四次尝试,哈尔更合理的使用自己的新力量,他开始寻找“证据”,虚假的毕竟是虚假的,当出现求知者,谎言必被攻破……这符合规则,工程师没有再修改设定,只是派遣了一些强大实验体去阻止他。

    这次他成功了,找到了一些能证明世界虚构的证据,但他陷入了最极端的痛苦中,他失去了安娜·阿玛斯,这个世界上与他灵魂无比契合的女人。

    她竭尽所能的帮助哈尔,最终死在一次意外中。

    证据的出现,终于撬开了一丝缝隙,有些更具智慧的英雄、恶棍、普通人相信了哈尔·洛奇,终于出现更多的“知情者”。

    但哈尔自己陷入消沉,他选择放弃。

    替换他去拯救世界的人变成了那些知情者们,他们被认为是虚假的,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被捏造设计出来的,但他们并不缺乏勇气,这里面包括了最强变种英雄奎德,只是他们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他们的拯救行动,并不符合游戏规则。

    于是,不论他们做什么,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成为烟花。

    一次又一次,他们拯救到最后,都会化作血肉烟花,在消沉颓废的哈尔·洛奇眼前爆开……此设定不可更改。

    越来越多的“知情者”知道这设定,他们都做出了同样选择。

    自我牺牲!

    所有人,曾经惩处过哈尔的奎德,也没有任何逃避,在一次拯救失败之后,在哈尔眼前爆开。

    ……

    唐奇眼眸内,世界画面跳跃的速度,忽然变慢了一些。

    他此刻并不是在阅读与“我们是光”家族有关的书籍,但他却有了相同的感受。

    这些人类,与那位无垠神秘中真实存在的理查德·帕克船长不一样,他们是实验室的产物,是维茨顿人设计出来的。

    唯一有可能接触的神灵,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幼年造物主”。

    但唐奇同样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光”,微弱,却永恒存在。

    速度变慢,但这已消亡的世界,仍旧快速接近它的终点。

    一个个熟悉或是陌生的人,明明都知晓那不可更改的设定,但都选择在自己面前牺牲,这最终唤醒了哈尔·洛奇。

    符合规则的“救世主”重新站起来,带着对爱人,对所有牺牲者的怀念,他开始竭尽全力,即便需要燃烧灵魂,他也要挽救这个被虚构出来,被玩弄多次,用来娱乐所谓造物主的世界。

    “自由,这世界需要自由。”

    哈尔·洛奇发出怒吼,他的身后,一道道身影跟随。

    但更多的阴影,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安娜·阿玛斯的预言没有错误,哈尔不止要对抗维茨顿人,他还需要对抗其他的实验体,对抗整个世界。

    他想拯救世界,世界却想抹除他这个“异类”,这个“疯子”。

    战斗!

    大事件!

    惊人惨烈,悲伤痛苦,血腥残忍……一幕幕画面闪烁过去。

    实验世界内的时间快速流逝,一百年或者更长,近乎永生不死的哈尔·洛奇仍旧在战斗,在挣扎。

    初始跟随着他的知情者们都死光了,不是自然老死的,无一例外都是战死的。

    但哈尔·洛奇身后,始终有着身影跟随。

    真理,是会传染的。

    当第一道缝隙被凿开,微光驱散黑暗,一切便无法再被遮掩。

    ……

    黑暗虚无的星空,宇宙最深处,唐奇依旧保持着透明人的形态,注视着前方。

    最终幕,来了。

    这个实验世界内,存在了漫长岁月,那无比深沉、幽暗的“幕布”正在被一点点撕裂。

    一道道微弱的光正在突破封锁,它们如同孱弱却无比坚韧的溪流,越过那些恐怖阴影的阻隔,尽管过程中有很多光彻底的熄灭,但它们并未停歇。

    最后一道“阴影”,是一双银黑色的手掌。

    它是那些光根本无法想象出来的生命体,它轻轻抚过,大量光点无法反抗的被永久抹除。

    这里面,包括了哈尔·洛奇。

    似乎,都结束了?

    不,并没有。

    那死一般的寂静与黑暗只持续了无比短暂的时间,在宇宙另一侧,更多更加庞大的“火光”亮起。

    似乎就在这一瞬,所有的实验体都有了自我,他们的灵魂嘶吼着,将无妙的力量隔着浩瀚星海传递过来。

    光芒,再度亮起。

    哈尔·洛奇以及他身后的追随者们,他们复活了。

    如同一道跳跃而起的“浪花”,越过那可以抹除一切的双手,来到幕布之后。

    撕裂前方所有阻碍的哈尔·洛奇,他瞪大了双眼,从灵魂深处发出怒吼:

    “看着我,快看着我,你不是想要对视么?”

    “狗屎一样的造物主,fxxx你的屁……快转身给伟大的哈尔趴好,迎接这一发最美味的哈尔精华。”

    原本按照世界规则,哈尔·洛奇无法亵渎幼年造物主。

    但这一刻,撕裂那幕布的哈尔突破了规则,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亵渎造物主。

    游戏,来到最后节点。

    通关,即可让世界获得自由。

    哈尔·洛奇如愿以偿的迎来了一次“注视”,不,并不是完全的注视。

    唐奇在这一刻闭上了双眼,万物通晓的余光所看到的,那无尽黑暗深处超出任何生命所知所想的存在,碾碎所有概念、逻辑的至高存在陡然睁开了一双眼睛。

    似乎是为了照顾眼前的玩物,祂并未完全睁开自己的眼睛。

    只是一道缝隙,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缝隙。

    可就是这道缝隙,毁灭了一切。

    当那来自造物主投影的“伟力”自渺小缝隙内泄漏出来时,前方的所有存在,哈尔·洛奇以及本实验世界内的所有实验体,都蒸发了。

    没有反转!

    没有意外!

    喜剧也好,悲剧也好,亦或是宇宙史诗,都在这一刻结束。

    幕布后,一道冰冷充满机械性的声音为这结局进行了注解:“游戏结束,编号sf1725号实验世界已被销毁。”

    报幕的是工程师,这世界的主要设计者,伟大种族维茨顿人仅剩的数个成员之一。

    它的声音里面本该有着某些波动,毕竟哈尔·洛奇连同世界一起被蒸发时的画面,应该也像极了当初维茨顿文明被蒸发时的景象。

    但它没有,此时的工程师是伟大造物主无比忠诚的仆人,一如其他的几位。

    “本质上,这只是一次玩笑,异常恶劣的玩笑。”

    虚幻领域之中,唐奇看着最终幕,眼眸微微低垂道。

    其实在最终幕来临前,唐奇已经预想到了这个结局。

    这与理查德·帕克的故事不一样,无名神孽与“幼年造物主投影”,那是两个维度的存在。

    即便哈尔·洛奇无限接近真神,身后有着许多智慧勇敢的追随者。

    但他面对的存在,是无解的。

    投影与本体,对于哈尔·洛奇与这个实验世界来说,并无区别,他们根本无法承受一次完整的对视。

    最关键的是,这原本就是已消亡的时间线。

    也就是说哈尔·洛奇与世界一起被蒸发,这是已经过去不知多久的事件。

    唐奇如今所经历的,所注视的,只是记录在某本书籍,比如“实验日志”中的史诗与悲喜剧世界。

    既是真实的,也是虚假的。

    结局恐怖又悲伤,但这个故事的确很符合悲喜剧与史诗的定义。

    到了这里,唐奇似乎也来到离去之时。

    “面前只是一道幼年造物主的投影,以万物通晓窥视的话,有机会获得更多隐秘,但同样有着巨大风险,不值得这么做。”

    “我应该走了,史诗、悲喜剧与衰亡权柄,都已完美融入梦幻国度,这是一次不错的收获。”

    “不过,为什么我总有种想做些什么的冲动?”

    本该离开的唐奇,循着冲动想法,看向正在被蒸发宇宙的某个角落。

    那里,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信使!

    作为维茨顿人数位成员中唯一被允许被保留繁衍血脉能力的存在,她似乎也被允许保留了一些情感。

    她是来告别的,以当初与“哈尔·洛奇”强行交流时变化出的魅惑天使形态。

    在被蒸发前,哈尔·洛奇也的确看了她一眼,然后用还能动弹的嘴巴,无比“亲切”的问候了她。

    不过在彻底消失前,哈尔的眼神又变得温柔。

    那当然不是因为信使,而是因为信使身后,数十个被银色光膜包裹着的小小身影。

    那数十道身影都是稚嫩孩童,在一个巨大且充满怪异风格的房间内玩耍。

    每个孩童,都有着不同的形态。

    他们都是哈尔·洛奇与“信使”的孩子,因为父母体内都有着复杂神性,且都不是正常的生命形态,孕育出的孩子自然也变得复杂,他们的形态、能力都不存在重叠,呈现出不同的演化方向。

    唐奇开始移动,他那不存在的身影,即刻便出现在信使身侧。

    信使无疑是一位非常强大的维茨顿人,但若进行“权柄对决”,她将惨败于唐奇。

    尽管这是一段已消亡时间线,但因为涉及“幼年造物主”,就算唐奇是现任史诗、悲喜剧与衰亡之神,再叠加梦幻主宰,也仍旧有一丝紧张。

    在发觉信使与这些孩子存在之后,唐奇想好了自己要做什么。

    他显然无法改变哈尔·洛奇和这个世界的命运,但却能改变某个并未被幼年造物主注视的孩子的命运。

    他的目光,径直锁定数十孩童中的一个。

    “人类!”

    哈尔·洛奇与信使生下的数十个孩子,其中甚至存在十几个降生便是半神的强大生命,但人类形态的,却只有一个。

    那是一个约莫五六岁,满头金色卷发,可爱如洋娃娃般的女孩。

    当“哈尔·洛奇”被蒸发时,这房间内只有少数几个孩子,因为血脉深处的悸动而看向那个方位。

    这女孩,便是其中之一。

    她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无比强烈的悲伤,但因为与生俱来的智慧,她强忍住了流泪的冲动。

    就在她想要假装融入兄弟姐妹们时,她的心灵深处忽然多出一些奇怪的声响。

    仿佛存在着某种声音,让她不由自主,跌跌撞撞的往房间角落里走去,很快她的身形就被一个“巨型玩具”遮掩,她来到银白色的墙壁面前,下意识伸出手掌去触碰。

    让她睁大双眼的一幕出现,她那稚嫩的手掌忽然穿过了墙壁。

    下一秒,女孩感受自己碰触到了某种物事。

    那似乎是活物,有着无比柔软的“触感”。

    让女孩不敢相信的是,当她与那柔软物握着时,她原本悲伤无比的心灵得到抚慰,她仿佛看到了一个无比美丽、梦幻的神奇世界。

    与女孩握着的,是一截触手。

    虚幻仿佛不存在的梦幻触手,也只有这物,才能不被信使与幼年造物主投影发觉。

    唐奇用梦幻神性安抚女孩时,万物通晓也看到了女孩身上的信息碎片。

    【神性实体:哈尔之女。】

    【状态:幼年期。】

    【信息碎片一:她是已死亡实验体哈尔·洛奇与伟大种族维茨顿人成员“信使”共同孕育的孩子,她拥有一半维茨顿人血统,一半人类血统,她继承了哈尔·洛奇的部分神术力量,也继承了信使的部分血脉神力。】

    【信息碎片二:因为某种未知因素,她的体内烙印着约三分之一的“生命方程式”。】

    ……

    ps:懒得拆分两章合一了,不算在一号的更新里,白天还会有。求一下保底月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