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节-雇主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都市剑说更新最快!

    “巫术!?”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直勾勾地盯着那颗火球,没有发现燃气装置,没有发现任何燃烧物,就像自然而然的悬浮在那里,甚至可以感受到阵阵扑面而来的热浪,这不是幻觉!

    以自己的见识,根本找不到任何科学的解释。

    他的嘴角抽了抽,深深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魔王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不觉得索马里,乃至整个非洲大陆的西北角非常不对劲吗?”

    李白左手握紧,就听到嘭一声轻响,火球化作一缕淡淡的白烟,与出现时一样,平空消散,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对劲?好像,好像是有点儿不太对劲?”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不由自主的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

    战乱,蝗灾,疾病,还有……似乎很久都没有下雨了,在往年的这个时候,索马里地区应该是雨季才对,可是现在,却连一滴雨水都不曾看到。

    通过暗示形成的巴纳姆效应会自然而然的形成李白想要的诱导方向,那个火球其实就是一个暗示。

    李白谆谆善诱地继续说道:“因为我们发现了灾难的根源,即将苏醒的魔王,它带来了一切不好的东西,天灾和人祸。”

    “是这样吗?”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将信将疑起来,似乎有点儿被说服了。

    世界上每分钟都会出现一个笨蛋,这句话来自于心理学。

    在擅长玩弄人心的高手面前,每一个心防脆弱的人都和笨蛋没什么分别,so,降智打击走起!

    华夏维和部队军营围墙后面的人已经不忍直视了,这叫什么跟什么?!

    “当然,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带着这些人找华夏维和部队的麻烦,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别人指使的。”

    趁着对方还在琢磨的时候,李白顺水推舟的打了个响指。

    啪!

    在一位催眠术大师面前,绝对不能走神,绝对不能走神,绝对不能走神,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当然,更不要把注意力放到对方身上,这是作大死,比走神还要糟糕。

    “我……”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表情有些茫然,身后那些武装分子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中招了。

    “请告诉我!”

    李白催问了一句。

    “我叫杜兰特·唐纳·巴伦多……”

    这一报名字便是一大堆。

    “打住,只要说你的朋友怎么称呼你就行了。”

    李白可没有功夫去听对方又臭又长的名字,两个音节,或者三四个音节不是挺好吗?!

    “他们叫我神枪杜兰特!”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立刻缩短了自己的称呼。

    “你的枪法很准?”

    一听到“神枪”这个词,百发不中的大魔头立刻表示不服。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有些得意地说道:“不,我有一根十英寸的大吊!”

    噗!

    不止是李白,耳麦里面响起一片狂喷。

    没想到所谓的“神枪”竟然是这个解释。

    这个黑人真是恬不知耻,生这么长,难道是用来撸ipad吗?

    “好吧!神枪先生,请继续回答其他问题。”

    李白没有理会对方的炫耀,继续问正事。

    “这当然不是我的主意,我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代理人,负责收买小部落做些事情,赚取佣金。”

    “神枪”杜兰特完全没有任何隐瞒。

    竟然是代理人?!

    这就有意思了。

    “小李,继续问,谁雇佣的他!”

    李白的耳边响想栾政wei的声音。

    像这种小卒子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挖出背后的指使者,华夏维和部队才不会继续被动下去。

    李白接着问道:“知道了,谁是你的雇主?!”

    “是你们华夏人!”

    蓝色短袖t恤的黑人“神枪”杜兰特语出惊人,华夏维和部队军营里面简直是要炸。

    特么华夏人雇佣土著部落骚扰华夏维和部队,这是在作死吗?

    而且是作大死!

    简直就和叛国没什么区别。

    像这种叛徒,华夏可从来都没有手软过,哪怕逃到异国他乡,真以为华夏特工的业务能力比不上克格勃吗?

    “华夏人?还是黄种人,叫什么名字?”

    李白微微眯起眼睛,想要问出那个活得不耐烦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

    “好像叫青虫,不对,青!我无意中听到的。”

    这个杜兰特是美国人实锤了,语气里还带着对华夏人的蔑视,找他当代理人骚扰华夏维和部队的营地,想必会相当可靠。

    只有美国人喜欢骂华夏人叫作qingchong,如果听到这个,直接用大耳刮子抽过去准没错。

    “qing?!”

    李白听出更多的东西。

    杜兰特十分肯定地说道:“对,我听到他跟别人打电话,别人喊他qing,好几次,应该没错。”

    “他是不是长这个样子,头发自然卷……”

    李白描述了一些特征。

    “是是是,就是他,你怎么,怎么……”

    杜兰特突然用力摇了摇头,眼神再次灵动起来,有些疑惑的看向李白,说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雇主的长相触发了他心中的一根弦,从李白的催眠术中挣脱了出来。

    这种情况可并不太多见。

    或许是与杜兰特的职业有关,打听雇主的身份,自然而然的会引起他本能的警惕。

    只有守口如瓶的人才能稳当的吃这一碗饭,否则不知道在哪一天就会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

    “小李,你知道那个人?这个,这个不是催眠术吧?”

    连围墙里面的崔团长都有些惊讶了,难不成这世上还真有未卜先知?

    这也太神奇了!

    “占卜术?老黎,精神科难道还有这一手?”

    栾政wei从巫师的职业特色上找出可能性。

    “怎么可能?”

    黎峰一直都是坚定的马列唯物论者,怎么可能会相信那些不科学的东西。

    “呃!我见过那家伙!”

    李白及时制止了诸位领导的胡乱思想。

    这一路脱缰狂奔的,场面快要控制不住了。

    “啊?!在哪儿?他是谁?”

    栾政wei恨不得揪住李白的衣领,问出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敢挑衅华夏维和部队,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叫秦羽龙,是东瀛人,我在雪骑士号邮轮上见过他,其他的就不知道太多了。”

    李白有些遗憾,当初没有深入了解这个东瀛人。

    对方似乎十分低调,以至于在他的记忆中存在感相当低,远不如老黑恰卡·阿巴鲁塔那么活跃。

    “嘶!东瀛人?!你确定?”

    一听到秦这个姓,连姓带名只有三个字,栾政wei有些不太相信这是东瀛人,反倒更像是华夏人的名字,除非对方是姓秦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