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节-小山头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都市剑说更新最快!

    “他们能扮演巫师吗?”

    惯例是用熟不用生,明明有现成的不用,黎峰就怕万一露出马脚,惹毛了当地土著部落,华夏维和部队这边脸上恐怕就不好看了。

    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大好局面就此功亏一篑,他这个小小的医疗队负责人,肯定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最后吃不了也得兜着走。

    李白看到黎峰前怕狼后怕虎的顾虑重重,便怂恿道:“如果怕把握不好分寸,要不您亲自上?”

    有道是你行你上,不行就别bb,何必如此纠结呢?

    就算是焦虑的挠破头,发际线上移,变秃,遭遇中年危机也没有什么卵用啊!

    “我?!”

    黎峰连忙摆手,一脸惊恐的直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开玩笑呢!根本不行的!”

    这种装神弄鬼的活儿,他可弄不来,搞不好真的会出洋相,实在是太丢脸了。

    领导们总是喜欢站在台上bb,故作运筹帷幄般挥斥方遒,真的让他们落地实操,搞不好只会弄得一地鸡毛,比外行人还不如。

    不过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黎峰最后一咬牙,看着李白说道:“能者多劳,我看还是你吧!”

    推开飞来横锅的最好方式就是锅归原主,从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

    若是真让自己硬着头皮上场,恐怕只会把事情搞砸。

    “万一得罪了那些巫师怎么办?怕是不好收场吧!”

    李白同学没心没肺地拿领导开玩笑。

    要怪也只能怪黎峰一会儿担心这个,一会儿又担心那个,盯着李白严防死守,现在终于绷不住了,方寸大乱。

    黎峰还是听出了其中的调侃意味,哭笑不得的说道:“情况已经不一样了,这是正经事,别再开玩笑了好吗?就当我求你了!”

    前日之因,今日之果,之前谁能想到会变成这样。

    所以根本没有办法生气,他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相当无可奈何。

    “那么,万一搞砸了,你负责兜底!”

    李白却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免得到时候秋后算账。

    “你要是搞砸了?别人还能做得更好吗?好了好了,我替你兜底就是了!”

    黎峰也知道李白搞砸的概率微乎其微,根本就是在拿自己开涮,亏得还好心好意的给了这家伙那么珍贵的一角钱,特么一点儿都不老实。

    “有黎队长为我撑腰,我这心里就更有底了。”

    李白拍了对方一个不大不小的马屁。

    他转身刚要走人,黎峰又叫住了李白。

    “祈雨是怎么个操作,你知道吗?”

    黎峰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提前交代清楚的比较好,免得到时候又要失控。

    “不就是蹦两下,跳两下,嗷嗷两嗓子,然后大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乐呵一下子就完事了嘛!”

    这是李白对祈雨活动的认知。

    华夏不就是找这么个借口,趁机打打牙祭,犒劳一下没什么油水的五脏庙。

    那些穷疯了的土黑们还能有什么套路,不就是这些吗?

    至于下雨,这得看老天爷是否赏脸,与祈不祈雨没有半点儿关系。

    谁说一祈雨,天上就会下雨的,根本没有这个道理。

    所以得讲科学!

    不科学的事情能较真儿吗?

    “……”

    黎峰庆幸自己多问了这么一句,就知道这小子要瞎搞。

    这里是非洲,遍地的土著部落,不是华夏本土的草台班子,这样瞎整是肯定要出事。

    到时候华夏维和部队的老脸到底往哪儿搁?

    看到黎峰的表情,李白一惊,试探着问道:“难道……还有个什么特别的仪式?”

    “当然,得讲究个方式方法,尤其是要讲科学!走,我们去找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好好合计合计,再找几个人,集思广益一下,三个臭皮匠能顶一个诸葛亮,要发挥集体的智慧,把这件事做得尽善尽美,明白吗?”

    黎峰当然不能允许李白这样或那样的蛮干。

    既然要让非洲人民认可华夏的巫师,就得做的像模像样一些,要寓教于乐于一体,不然坟头蹦迪、太平间探戈和火葬场迪斯科再加上死亡重金属音乐一块儿轮番上阵,这算什么鬼?

    领导们多半会看的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吧?

    不得不说,医疗队负责人黎峰的这个要求有点儿上纲上线。

    祈雨的流程要有仪式感,动作要优美庄严肃穆,道具要更加精美,要配音,要彩排,要声光电齐上阵,体现出华夏悠久历史文化,让那些土黑蛮子们由衷的从心底受到熏陶。

    简而言之,要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很难想像将这些表情捏合到一起,会是个什么模样,大概率是个蛇精病吧?!

    李白同学心里也觉得这位领导多半是飘了。

    好端端的祈雨就祈雨,大家趁机乐呵一下,该吃的吃,该玩的玩。

    原本就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非得要弄得这么复杂干嘛?

    不止是他,连被黎峰喊来一起参与策划的其他人都有如此同感,这确实是一件让人很糟心的事情,这位领导太能作了-

    祈雨的地点位于一座小山头,来自于八个小部落的人提前三天来到这里,驱逐野兽毒蛇毒虫,砍伐树木,开辟道路,搭建起一座座棚子,把祭祀用的牲畜运送过来。

    那些棚子十分简陋,用藤条草草绑好并不那么标准的木框架,再铺上一层防雨布就算完事了,四面透风,也挡不住蚊虫。

    在没下雨之前,也就只能遮挡一下酷热的阳光,比树荫底下好不了多少。

    临时开辟出来的道路狭窄崎岖,车辆难以进入。

    李白的豪华房车自然也进不来,享受不到那些方便的设施,只能坐一辆军用吉普车,拖着一辆简陋的小货斗一路颠簸的来到这座小山头,随行的,还有另外三辆军用吉普车。

    除了高底盘,四轮驱动的军用吉普车,其他车辆几乎都爬不上来,只能冲着这条破路干瞪眼。

    正式祈雨放在第二天,但是得提前一天到场,需要先把地方占下来,以免因为晚到一步,而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根本不用指望那几个土著部落联手搞这样的活动能够有多少周详细致的规划和准备工作。

    能先把场地给开辟出来就已经是很不错了,接下来基本上是想到哪里,做到哪里,与神马井井有条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路上,各部落的人马陆陆续续,不成队形,男女老少,拖家带口,牵着牲口,顶着盆罐,背着或抱着孩子,步履蹒跚的赶来。

    有时候还能看到几个年轻力壮的黑人在打架,边上竟然有人视若无睹的欢声笑语,也没有人想要出来劝止那些打得血肉横飞的家伙们。

    或许狠狠干上一场,才能让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好好发泄自己多余的精力。

    最好能够死掉几个,部落里还能少一些不安定分子,让大家多一些清静。

    在没有打仗的时候,这些冒失冲动,戾气缠身的楞头青们最是人嫌狗厌,还浪费粮食。

    当华夏维和部队的四辆军用吉普车开到山顶时,此时已经满山都是人,山上山下一片乱哄哄,完全没有任何秩序,官方也不会派人过来。

    八个部落加到一起至少有三千多人,光是拿着枪的部落战士就有一百余人,手上多是老旧的ak-47,甚至还有少量的李-恩菲尔德步枪,火力进攻不足,防守有余。

    其他的还有不少长矛,弓箭,砍刀和吹箭等冷兵器作为补充,各自占了一块地盘,收拢本部落的人。

    跟着李白同一辆车的,除了开车兼保卫的小黄和负责操控音响的小陈以外,还有栾政wei,主抓与当地部落打好关系,沟通和联欢什么的,基本上都是由这位领导负责。

    上次组织去帕帕加娜部落搞联欢活动,也是栾政wei亲自带的队。

    当然,上次的意外真不是栾政wei的锅,要怪就只能怪度鲁努人搞事情,打突然袭击。

    军用吉普车终于到了地方,那八个土著部落专门给华夏人留了一块约五百余方的空地和两座四面透风的棚子。

    原本那里的树木被砍伐了个干净,就地取材搭成了简陋的棚子。

    地上的野草被烧了一遍,放眼之处,遍地焦黑,勉强算是一块平地,只是还残留了不少变成木炭的树桩,稍不小心就会被硌到。

    这活儿干的实在有点儿糙,不能指望这些土黑做到让人满意的程度。

    不过李白和栾政wei等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军用吉普车后面拖拽的货斗里就有继续完善和补充的器械工具。

    “把地平一平,然后支起帐篷。”

    栾政wei等人看不上土黑们给搭的简陋棚子,随手拍一巴掌都会摇摇欲坠,天晓得会什么时候倒下来把他们全部压到地底去,所以还得自力更生。

    十几把多功能工兵铲挥舞起来,很快剔平了那些焦残的树桩,把凹凸不平的地面简单的修整出大约五六十平方的样子,刚好够扎下几顶帐篷,把一些重要的器械和物资堆放进去。

    满山头的土黑们都在好奇的看着华夏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