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一章 多捡东西还是有用的,不像是尸身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一品修仙更新最快!

    当发现这个符文,竟然跟大嘴高度契合的时候,秦阳再去看其他符文时,便仿佛有了一个方向。

    紧跟着,他看到了另外一个像是有很多点点构成,像是一个“幽”字的符文,其中的神韵,他只是简单的回忆了一下在亡者之界的记忆。

    立刻就找到了对应的人,其神韵与这枚失去威能的符文高度契合。

    那个叫做幽雾,被他弄死了一半的家伙。

    两个符文,对应着他遇到过的俩死灵,秦阳可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

    这只有一种可能,一枚符文代表着一个人,大嘴和幽雾分别是其中一个。

    也就是说,除了这俩可以确定的之外,还有八个符文,对应着另外八个家伙。

    考虑到大嘴和幽雾都已经是亡者之界的死灵,这里符文的威能也已经被岁月磨灭,剩下八个,有极大的概率,其实也是已经到了亡者之界。

    而脚下这座套陵,按照张正义这种专业人士的说法,绝对是银月界里,首屈一指的大陵。

    银月界并不是特别大,远没有大荒那么大,张正义能这么确定,就是因为他基本上已经把银月界里,可能会有大陵寝的地方,都转了一遍。

    所谓的地势、地形、地气、地脉等等,望气之法来判断,张正义的判断之法,跟其他人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里的地势好,地脉强,风水绝佳,所以安葬在这里,这是一般同行选择的方法。

    但对于张正义来说,哪怕是一块平平无奇之地,只要有一个封号道君葬在这里,那随着岁月推移,这块地也必然会变成所谓的风水佳穴,或者绝世凶地。

    反正肯定不会继续平平无奇。

    这就是考古方法在本质上的区别,是不是有强者安葬,张正义一眼就能看出来。

    看出来之后,再去反推这里的地势、地脉、地气等等。

    等同于先拿到答案再去推导过程,尤其是他继任冥皇之位之后,这种天赋愈发可怕,天赋异禀,旁人学不来的。

    所以张正义说,脚下这座内外套陵,绝对是银月界毫无争议的第一大陵,秦阳是绝对不会去质疑他的专业水平的。

    再考虑到银月界,乃是酆都大帝的地盘,那些去太昊世界搞事的家伙,看情况,地位在酆都一系里应该挺高,还认识府君。

    秦阳再看脚下的这十个符文,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大嘴、幽雾,都是酆都大帝的人,在酆都一系里,他们的地位应该也都是非常高的存在,生前实力也绝对是最拔尖的那一波。

    最简单的一个证明,能在亡者之界开辟没多久就出现,而且实力不弱,这种人生前绝对是上古最顶尖的强者。

    而这种同样级别的存在,至少还有八个。

    以秦阳目前所有的信息,却根本没法将他们跟曾经酆都的手下对上号,一个也没有。

    这些人不是酆都一系的可能,不存在。

    那就是这些信息,根本没有流传下来。

    人族的陵寝布置,特别有讲究,很多内容的规划和标准,大都跟上古地府有关,没道理上古地府自己不去讲究这些。

    内部的那个隐藏起来的陵寝入口,以代表着十位顶尖强者符文作为门户,自然就有以这十位强者来镇守门户的意思。

    正所谓尊卑有序,不可妄乱。

    那能让这十位强者来镇守门户,内部的陵寝葬的是谁,已经不需要猜了。

    只有一个可能。

    酆都大帝!

    “可惜了……”秦阳叹了口气,满脸惋惜。

    “咋了?”张正义有点懵,一看秦阳的表情就知道出情况了:“这陵寝不能进么?”

    秦阳点了点头。

    “进个屁啊,里面有九成九的可能,葬的是酆都大帝,虽然我在亡者之界见过酆都大帝了,可那个是他死后,直接出现在亡者之界的具象。

    他的尸身肯定还在生者世界下葬的,你不会觉得他只剩下一个尸身,就拿擅自闯入他陵寝的人没辙了吧?”

    此话一出,张正义的眼睛里,骤然迸发出两道刺目的精光,表情逐渐变态。

    “师兄,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先看看,活人还能让死人骑在头上了,到时候不行了再说。”

    秦阳赶紧伸出手,一把薅住张正义,语重心长的道。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膨胀了,真的不要命了,别以为你真的死不了。

    当年鸑鷟全盛之时,也是最顶尖的强者,他都没有膨胀到自觉天下无敌的地步,你怎么敢这么膨胀?

    你以为当年鸑鷟死遁,偷渡时光,是为了躲什么?”

    张正义瞬间冷静了下来,别人的劝可以不听,但秦阳的劝可不能不听,毕竟秦阳可是有宰了上一任冥皇的战绩在身。

    酆都大帝的确有不小的可能,可以宰了冥皇。

    还是别冒险的好。

    话虽然这么说,可秦阳自己也忍不住手痒,怎么说他现在还挂着一个往生部部长的身份呢,也算是酆都一系的人。

    先看看,终归是没啥问题的。

    酆都大帝已经去了亡者之界,那颗力量太强,却无法操控所化的灰色大日,明显可不是什么水货。

    那这里的尸身,纵然还是有点防备手段,那也不可能比得上生前,估计能有生前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实力,就是顶天了。

    万一……

    万一尸身真的在呢?

    那这个尸身是能超度的还是不能超度的?

    超度了之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呢?

    这都是以前没遇到过的谜题啊。

    之前超度前面那些尸身的时候,秦阳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惜那些尸身,基本上都是没法判断生前身份的,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了亡者之界。

    留下的尸身被摸尸之后,若是他们的意识去了亡者之界,那会有什么影响。

    这都是新的课题。

    现在有一个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人已经在亡者之界出现的家伙,不说验证了,看都不看一眼,着实可惜了。

    因为的确有很大机会,预期风险,也并非高到无法接受。

    “先破解一下看看。”

    “我破解不了,这个东西不是用的阵法,师兄你来吧。”

    秦阳蹲在那看了半晌,研究完之后,想到了当初去应龙之冢的应龙之门,暴力破解没用,把那个门砸碎了都没用。

    也不是阵法,是需要对应的方法才行。

    这个陵寝的大门也是一样。

    摸索了片刻,秦阳砸吧了下嘴,这不是密码门,是身份验证的大门。

    要么是那十个符文所对应的人,全部亲自来到这里,才能打开这座套内陵寝的大门。

    要么,就是其中一个亲自来到这里,才有可能打开。

    回忆了一下,秦阳闭上眼睛,在海眼里翻腾了起来。

    在海眼深处,单独存放的一个隔离区里,秦阳找到了一个冒着黑气的石葫芦。

    念头一动,将其取了出来。

    这是当初从大嘴那收集到的材料,大嘴的口水。

    当时就觉得大嘴天生异种,一身能力,大半都跟那张大嘴有关,他滴落的口水,反正也是浪费掉了,不若收集起来,没事了研究一下,看看能当什么材料,最次也能当做炼毒的添加物。

    秦阳的手没接触石葫芦,只是隔空操控着,当初他的手可是被腐蚀过的,其内装着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强,最后还是用奈河边捡来的石头,雕成了一个葫芦,才能装下大嘴的口水。

    稍稍倾斜黑石葫芦,一滴冒着黑烟的粘稠黑水,缓缓的滴落,落入到跟大嘴契合的那枚符文上。

    滋滋的声响浮现,符文表面附着的东西,都被强行腐蚀掉,那一滴黑水,自行顺着符文的纹路流转,如同在书写符文。

    等到完成之后,便见这枚已经失去威能的符文,骤然亮起,大嘴的气息和神韵,都在此刻浮现,恍若大嘴本人就在这里。

    其他九个符文顿时消失不见,只留下那枚“豸”形的符文,化作一张大嘴,缓缓的张开,其内一层幽光浮动。

    这明显是一个入口了。

    秦阳拔下来一根头发,化出一尊分身,瞥了一眼张正义。

    “给我分身加点保险,有问题没?”

    “啥?”

    “什么歹毒的法门都上去招呼,越难化解的越好,最好是无解的歹毒之法,一定时间之后爆发,必死无疑,灰飞烟灭,了无痕迹,能行不?”

    “这……”张正义有点踟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了。

    “能不能?不能我们就走。”

    “那能,必须能。”

    张正义果断应下,伸出手一阵捣鼓,十几种歹毒法门,不断的种入分身体内,最后想了想,掰下来一根小拇指,戳进了分身的胸口。

    分身的嘴角抽了抽。

    “本尊,你至于不?”

    “小心为上,你忘了以前可是有人能通过分身来搞我的。”秦阳说的颇为认真。

    分身的确好用,可缺点也特别明显,有大佬能针对,毫无意外,必须自己做好准备才能用。

    张正义捯饬了半晌,抬起头,一脸自信。

    “若是真人还有可能出错,可若只是分身,绝对没问题,时间一到,全面爆发,来个真仙也救不了分身!”

    “非常好!”

    这俩师兄弟,一唱一和,分身眼皮狂跳,心说你俩真是狗东西。

    眼看完事了,分身一跃而下,跃入那个大嘴里。

    转瞬之间,天地转换,分身脚踩在实地上,落入到一座大殿前的广场上。

    脚下依然有一枚“豸”形符文,环顾四周,天地怪异之极。

    这里没有天空。

    左右望去,地平线仿若化作了一个弧线,不断攀升。

    分身顺着这个弧线一路望去,眼睁睁的看着地平线慢慢的变成了头顶的天空,头顶上依然是大地。

    再继续顺着看了一圈,大地自己形成了一个闭环,所有的建筑,都在这个环的内侧。

    十座大殿,依次排开。

    这个环的圆心,就是这里最扎眼的地方。

    一口青铜棺椁。

    此刻,这口棺椁上,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有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在其中沉寂。

    分身没急着飞上去看看,而是先将脚下的这座充斥着岁月痕迹的大殿逛了一遍,里面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继续迈步向着侧面行去,一座座大殿全部逛完,依然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硬要说,也只是十枚没有失去所有威能的符文,记下了其中的气息、神韵等等。

    他日若是有机会遇到对方,大概率会认出来对方对应的符文是哪一个。

    当分身走了一圈,重新走回属于大嘴的这座大殿时,那口青铜棺椁不知何时调转了方向。

    原本侧面对着他的棺椁,变成了正下方对着他。

    棺盖与棺体摩擦的低沉声音响起。

    分身面带一丝危险,飞身上去,来到棺材的正面,揖手一拜。

    “大帝麾下,往生部部长,秦敬业,恭迎大帝。”

    棺盖缓缓的升起,其内一个身穿帝袍,面覆黑色面具,双手交错于身前,形如焦黑干尸,遍布裂纹的人影,从里面直挺挺的浮了起来。

    一时之间,整个世界,都被浓郁的死气侵染,如同转瞬之间,将这里化作了亡者之界。

    干尸的面具上,眼睛的位置,骤然亮起两点深青色的光晕,干涩的声音,也同时炸响。

    “往生部?”

    一句话,分身便被彻底镇压,动一下小手指都做不到,只有嘴巴还能动。

    分身面色不变,很是恭谨的道。

    “回大帝,亡者之界已现,大帝神威也已经现身。

    属下此次,携大嘴大人的信物而来,如此方可面见大帝。

    汇报诸多事项。”

    “说来。”

    “太昊已在渗透亡者之界,大帝沉眠之地诸位大人,也已在太昊所在之界,与其鏖战多年。”

    分身默默算了算时间,很是恭敬的道。

    “大帝恕罪,属下这尊化身已经扛不住了,此前遭遇府君化身,被其种下诸多恶法,若是本尊将府君化身解决,定然会第一时间赶来。”

    他的话音落下,便见分身体内种下的所有歹毒法门,一起爆发。

    酆都大帝伸出手,威压落下,似乎想要强行镇压,可惜,却毫无作用,转瞬便见分身化为乌有,消失的干干净净。

    刚刚苏醒过来的酆都大帝,还没从这些消息里回过神来。

    “亡者之界、太昊、府君……”

    ……

    入口之外,秦阳接收到分身传回来的消息,眉头紧蹙。

    里面的确是酆都大帝的安眠之地,这一点的确没错。

    但是,那个样子,可不像是只留下尸身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