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满头包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更新最快!

    起初意识到问题后,陈锋打算拔腿就往外冲。

    但三秒钟后他又缩了回来,像条真正的咸鱼那样窝进沙发里。

    反正黄花菜都已经凉了,冲再快,也改变不了既定事实。

    作为一个特别擅长玩弄时间的大玩家,他表示在下可以掌控未来,但对已经发生了的事情,着实无能为力。

    哪怕这件事仅仅发生在三个小时前。

    好吧哪怕只是一秒前,其实也已成了既定事实。

    按照历史记载,在卢薇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他本人、卢薇和陈锋的同居绯闻对象钟蕾三人都消失了,人间蒸发了一般。

    直到整整一个月后,才各自陆续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陈大师表示古人诚不欺我也。

    这会儿他脑子里真就嗡嗡的响,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以他对自己的了解,在上条时间线中,自己在发现不对劲后,立马得与卢薇沟通。

    然后自己也被卢薇的理由给说服了,决定捏着鼻子暂且认下这事。

    毕竟别人女孩子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刚郑重其事的公布婚约,你这边就拆台,那可能造成的影响更恶劣。

    这就叫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

    所以,上条时间线里他先暂且捏着鼻子认了,现在他已经看过卢薇的日记,完全知晓了她的心意,甚至也已经知道这是她和钟蕾串通一气。

    他左思右想,除了把脑子放空,鼻子捏得更紧,似乎别无选择。

    他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机,又开始想象在未发生的那条时间线里,此时的自己应该在做什么。

    哦对了,大约应该是在与刚下飞机的钟蕾打电话,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结果钟蕾多半会啪的反手一句,“你不用多解释,我绝对无条件信任你,也相信卢薇。”

    然后自己再噼里啪啦的解释一大通,确定钟蕾真没太大的芥蒂,才能稍稍安心。

    结果呢,她肯定一挂电话就在哪儿嘿嘿的笑,然后等个一两周,再直接摊牌,讲些什么“这件事是我和卢薇一早就商定的,看你那紧张的模样”之类的奇奇怪怪的话。

    作为一名看穿一切,但又无力回天的选手,陈大师表示真的很心累呢。

    提前知道真相,让他连给钟蕾打电话进行所谓解释的心思都没了。

    分明应该钟蕾给他打。

    感情是我们俩的事,你凭什么自作主张把第三人卢薇放进来?

    你这不是打开一个没必要的缺口吗?

    你这不是要陷我于不义吗?

    但其实吧,陈锋还真就知道钟蕾想的是什么。

    大体无非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区区个人的儿女情长感情得失,着实无足挂齿之类的情怀。

    这种想法放到其他人头上,可能会显得很尬,挺微妙与滑稽的,但如果放到打从一开始从事音乐,脑子里想的就是“要为人类留下点什么”的钟蕾头上,简直不要太恰当。

    她要不这么想,那才叫怪了。

    所以,真的不用问。

    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假惺惺的打电话给钟蕾假装解释一下,相当于逗她乐呵一下,但情感又让他暂且生不起打电话的兴趣。

    他得缓缓。

    几个小时前他还在战场上于生死间疯狂的试探走钢丝,现在他就又回到二十一世纪面对一个已知真相的所谓修罗场,感觉真挺扭曲,挺那啥,让他有种百无聊赖的想法。

    其实他的困扰还在于另一点。

    卢薇这一辈子都伪装得很好。

    可能钟蕾在于她共同商议这件事时,钟蕾真认为卢薇不喜欢自己。

    然而事实上,卢薇是喜欢的,并且用情很深。

    卢薇在她的日记里写了这样一句话。

    “我知道你不乐意看到我这样,但你应该也知道这是我的选择。作为朋友,作为被你信赖的伙伴,我必须为你做点什么。”

    作为朋友……

    陈锋耸肩,呵呵,我真要信了你这“朋友”,那我真就傻得没药医了。

    上条时间线里的卢薇,当然知道抵达千年之后的陈锋会看到这本日记,所以“朋友”这个词,不是写给别人,本就是写给他看的。

    这是她的谎言。

    但在她漫长人生走向的实锤证据面前,这谎言脆弱不堪,不攻自破。

    一个人讲的话可以撒谎,偶尔做的某件事,也可能带有撒谎的性质,但在未来回溯往事,纵观这人的一生时,一切谎言都将无所遁形。

    几乎所有史学家都盖棺定论的认为,卢薇对先哲陈锋用情至深,只不过她自我约束能力很强,她也很珍惜与钟蕾的友谊,所以始终发乎情止乎礼。

    当然,圣人一般的先哲陈锋也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突破口,历史的走向就成了最终的那个模样。

    但陈锋又转念想,以钟蕾对情感的敏锐洞察力,不应该会忽略卢薇的觊觎之心。

    可能钟蕾也已经发现了点什么,但她决定在大义之前放下个人小节,纵容了这点突破口。

    钟蕾也可能对自己十分信任……

    好吧,对文明走向和众多后现代高深科技如数家珍,甚至连三十一世纪的恐怖高中教材都能搞定的陈大师给自己琢磨问题琢磨到懵圈了。

    算球,索性什么也不想,当个鸵鸟缩起来,反正上条时间线里我不是躲了一个月么,现在我继续躲,不也顺理成章?

    有《规划》在脑子里,这次他不用自己制定具体的执行方案了,他也决定这个月划水,什么重要事项都不干,这会儿他还真就无聊起来。

    人一旦无聊,就容易脑子放敞到胡思乱想,他怕把自己绕晕过去,索性用手机刷点新闻分散注意力。

    打开腾讯新闻app客户端……

    《震惊,天才科学家、知名音乐人陈锋竟订婚了!他的订婚对象是……》

    《恐怖啊!小天后卢薇订婚了,和她订婚的男人是……》

    《才貌双全,首首经典的新锐天后钟蕾的感情生活出现了第三者……》

    啪。

    陈大师扔掉了手机。

    辣眼睛。

    全是自己的头版头条,吃不住。

    算了,看个电视吧。

    总不至于……

    十分钟后,他把电视也关了。

    这个世界真无聊。

    太阳底下就没点新鲜事吗?

    你们这是有多闲着没事干?

    干嘛来翻来覆去的循环重播我的新闻?

    好多电视台里都是卢薇的新闻发布会。

    可能是因为订婚双方都很大腕,也可能是卢薇干脆在舆论方面也发了力,免得她家里反应过来后遮掩舆论。

    下午一点,他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必须出门吃东西了。

    临出门前,陈锋想了很久,还是先给钟蕾打了电话。

    “钟蕾你听我解释。”

    钟蕾:“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好吧钟蕾的开场白跟他想的稍微有点不同。

    “网上的新闻你都看到了吧?”

    “嗯,看到了。”

    “这事我真不知情。”

    “我也知道的。”

    “你不在意吗?”

    钟蕾:“当然不在意,最迟三天,我们就能解决星峰娱乐和研究院现在面临的困局,那些人不会再拖我们的后腿。所以,我对你,对卢薇绝对的信任。你完全不用担心我这边。”

    陈锋沉默良久,“嗯。”

    “哦对了,这次打仗得怎么样?”

    陈锋琢磨一下,“还行,赢了一半。”

    “比以前更好?”

    “是的,好很多。”

    “那你的努力没有白费了。”

    “是所有人的努力吧。”

    “你总是这么谦虚。”

    “应该的。”

    “陈锋。”

    “嗯,我听着。”

    “这次你心里还有难过吗?”

    “都还好,不算特别难过,毕竟进展可喜。”

    “我们留下的东西在未来……哦不,别跟我讲,我不应该知道这些。”

    “是的。”

    两人的电话又开始沉默。

    但五秒钟后,钟蕾突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陈锋百思不得其解,“你然笑什么?我有点毛骨悚然呢。”

    “我突然想到一个挺有趣的场景。”

    “什么?”

    “就是在你没有过去的那条时间线里,另一个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肯定也问了同样的问题。然后他多半会一脸委屈的回答说,我还没过去呢。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啊?”

    陈锋嘴角抽了抽,这个笑话有点冷。

    笑过之后,钟蕾又话锋一转,说道:“你放心吧。我终究是我,我理解你的追求,但我也会有我的想法。所以有时候我的一些决定,可能刚开始会让你不太理解。但请你相信我,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我也希望你在任何时刻都不会再感到孤单。我不想再看到你沮丧的那面。你这次回来之后的状态,很棒。”

    陈锋点头,“嗯,我明白了。”

    二人挂断电话,他又给卢薇打了过去。

    陈锋开门见山道:“事情我都知道了。谢谢你,你辛苦了。”

    卢薇那边先沉默平几秒,大约是她原本准备了很多台词,却没想到陈锋能想得这么开。

    “嗯,你不生气就好。”

    “我哪能跟你生气,是我欠你的。”

    “你也不欠我,是未来的人类欠我的。”

    陈锋愣了愣,“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好吧也算不上谁欠谁,是我们自己主动要去做点贡献。如果用别人欠着自己的心思去把自己抬高到伟大,就没什么意思了。我们都是做自己而已。我不会后悔。”

    她真的很坦荡。

    她骨子里其实也是个十分决绝与执拗的人。

    她想的顶多只是陈锋的理解与原谅,话里话外都没想过改变主意。

    这简短的几句话给陈锋透露出个信息,那就是哪怕他没睡过头,在上午九点之前赶到现场,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

    陈锋知道,自己依然会被她说服。

    “唉,你也应该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年,自己要面对什么流言蜚语吧?”

    “知道啊,但那无所谓,我不在乎。”

    她话讲得很轻,陈锋听来却略重。

    “嗯。”他答道。

    卢薇突然问道:“这次我有写出什么好歌吗?”

    陈锋想了想,“我本来说过,不希望你们问我关于自己的未来。但我的确带了几首你的歌回来。这个月我暂且什么都不打算做,等下个月时我会给你。”

    “歌名叫什么?可以提前告诉我吗?”

    “《盖世战神》、《微风轻轻吹》、《破晓微光》、《巨人独行》……”

    卢薇呵呵直笑,“听歌名好像很棒。”

    “是的,很棒。你可以从这几首歌里读完自己的前半生。我不希望你读,但拦不住你。”

    “啊,这样的吗?那我对自己的未来岂不是没有期待了?”

    陈锋隔空摇头,“不,在这条时间线里,救世中的每个人过的依然是前所未有的新生,未来总在变化中,所以你依然可以有不同的期待。”

    “也对哦。”

    打完这两个电话,已是下午一点半,客来公寓门口的餐厅早就接到他的通知,给他准备了丰盛的饭菜。

    陈锋戴上鸭舌帽和咖啡色平光眼镜,走出门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