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资源分配论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更新最快!

    五月的汉州,气候时暖时寒,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

    有人已穿上盛夏时节的热裤,还有人却长衣长袖的春秋打扮。

    陈锋穿了身简单的polo衫,下身一条在洛城时随便买的休闲七分裤,表面看来平平无奇,但配上他为了遮掩行踪的鸭舌帽和深色平光眼镜,倒显得有些形迹可疑。

    他坐在餐厅挨着落地窗的位置,一边大口大口的刨饭,一边扭头隔着玻璃打量街道上的行人与车水马龙。

    有人一边走一边低头把玩手机,然后脚尖不留神踢到翻起来的瓷砖缝隙上,痛得咧牙咧嘴。

    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后座车门打开,一名女子满脸怒火的走下车。

    她身后车门紧跟着跳下名男子,慌慌忙忙的追了上去。

    男子试图拉女子的手。

    女子挣脱,再被拉住,再挣脱,如此周而复始。

    路边还有一名男子,左手拿着叠资料,右手拿着电话,似乎正小心翼翼的讲着什么。

    片刻后,他默默挂断电话,突然变得垂头丧气。

    他走到垃圾桶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资料,突然又面目狰狞的一片一片将其撕碎,再狠狠把纸屑扔进垃圾桶。

    还有两个背书包的中学生在街上一蹦一跳的走过。

    其中一名学生一边走一边指路上的车,旁边那名学生则时不时向他脸上投去羡慕的眼神。

    马路里,救护车呜呜呜的呼啸而来。

    前面挡路的拥挤车流赶紧各自靠向马路两侧,给救护车留下生命通道。

    陈锋倒是莫名的在这看似忙碌的现代都市里读到股别人很难品味到的岁月静好。

    他回忆起了三十一世纪的蜀地首府和星锋堡垒中的通道大街。

    两个时代截然不同,城市的风貌也截然不同。

    三十一世纪的大街上没有车,也没人匆匆行路。

    通行工具是各种各样的空中载具,最次的也是反重力飞行器,更高端的就再加个高速磁动推进功能,再高端的就如陈锋自己那样,直接使用搭载了类曲率引擎的飞行器,二十分钟内想去地球上的哪就去哪。

    如同救护车这种性命攸关的特殊交通工具,更没有在地上辛苦赶路,还得等别人让路的道理,都是瞬间接管空中高速交通固定等高线,然后快速抵达目标地。

    青年男女间也绝不可能什么情啊爱啊的纠葛不休。

    唤醒度合适,我看你顺眼,便直接敲定个优化配对对象。

    至于结合与否,那是看心情和看缘分的事。

    你情我愿,互相乐意,就结合。

    觉得没什么意思,即便组成了合法夫妻,依然十年八年都懒得见上一面。

    表面看起来,三十一世纪的人得益于截然不同的科技水平,小日子过得更惬意与方便许多,但其实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烦恼。

    究竟要说谁更幸福,其实难讲。

    “陈总,这是你的酱花鸭。”

    餐厅服务员端来了陈锋的第十份菜品,并不动声色的收拾了盘子。

    陈总这饭量如今在客来公寓附近几家餐厅和苍蝇馆子里都已经出名了。

    一顿饭十个菜,那只能吃到半饱。

    每次他来光顾,店老板们都仿佛过年。

    “多谢。”

    “对了陈总,这两天客来公寓小区附近来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人,有些个人我白天晚上都能看到,装成是路过的样子,骗鬼呢。”

    陈锋隐约能猜到是什么人,心头无所谓,嘴里道谢着,“嗯嗯,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陈总你还是要注意安全啊,现在你可是名人了。我敢打赌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形迹可疑得很,我特别擅长认人的,肯定不会弄错。”

    服务员讲了话还不舍得走,再卖弄了两句。

    陈锋对此倒是习惯了。

    吃过饭,他理了理帽子,走出饭店回小区。

    他寻思也没别的事好做,还是去公司看看情况吧。

    卢薇那边公布了婚约,公司里应该会有些不小的变化。

    一边走,他又一边思索着一些问题。

    本来习惯了忙碌赶趟的生活,总会主动的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给自己找压力,突然开始挂机托管,虽然很轻松惬意,但他倒是有点不太习惯。

    他一边走,一边在心中仔细回忆和整理《规划》。

    在《规划》里,他接下来这一两年的主要方针没有太大变化。

    歌曲、电影、游戏,依然是他在娱乐版块内产业的主要方向。

    科技板块里,依然以星锋研究院中的革新技术为主,再辅之以《狂人猜想集》提高影响力,直接为当代人和后人准备捷径。

    规划院里的聪明人们还给他准备了不少花活与套路,继续沿用这些套路,可以不断摊薄欧氏父子在星锋研究院与星峰娱乐里的股权,进一步实现财富集中。

    陈锋对此看法比较模棱两可。

    首先,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足够有钱了,名下未上市的资产价值加起来能轻松突破百亿关口。

    哪怕从现在开始他就一分钱不再多挣,纯败家,也几辈子都败不完自己的钱。

    再次,他也知道自己将来会更有钱。

    世界首富什么的,也当过不只一次了。

    陈大师觉得那其实没什么意思。

    他虽然向来勤俭节约,但不代表他真就嗜金如命。

    以前爱钱,是因为穷,不拼命挣就不够花,活得累。

    但当钱真多到只是个数字的时候,他反倒没了什么感觉。

    毕竟再多钱也不能从复眼者手里买个人类文明的未来回来。

    他经商赚钱并非为了满足个人奢侈欲,也不像别的大商人那样追求自我成就和社会责任满足感。

    自从一半被动一半主动的决定扛起救世主的重担时,他的满足感和责任感早就拉满了。

    过去他需要钱,是因为他想掌控资源分配权,这样能便于他不计代价的全力转进航空航天领域,尝试拦截旅行者一号和二号。

    现在好了,支撑了他过去好几条时间线意志的最高动力没了,不用再急冲冲的往外扑,必然会导致他的策略大转向。

    他可以用更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科技推进,跳出航空航天领域、材料学、能源学的范畴,从更宏观的角度去看待整个文明的所有科技领域。

    在以材料能源两大支柱为前提的情况下,他可以按照《规划》的思路,将更多资源分配到生物、医学、人工智能等诸多领域,争取达到齐头并进的最优效果。

    当然,航空航天还是很重要,依然要重点发展,早点推动到足够的程度,那么可以早点多送些更先进的殖民舰和科考舰离开太阳系,为下次战争准备更多的殖民地。

    只是他本人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在科技水平未能满足安全航行的情况时疯狂的放“烟花”。

    他能把这部分钱省下来,那么自然就能投入到别的产业领域。

    同时,陈锋依然在反思《规划》里的部分核心思维。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故意为之,还是脑子真不开窍,明明说的是做《人类文明五百年发展规划》,中心思想依然是要把所有资源都集中到陈锋的星峰集团产业内。

    陈锋表示,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但我不用放烟花了,要那么多钱来干嘛,当被子盖着暖和吗?

    改变放烟花的核心思路,自然导致他对资源分配权的掌控欲下降了。

    他的想法走上另一条路。

    让同样的钱对整个社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比自己一人吃独食好得多。

    所以钱不一定要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首先,随着自有资产不断扩张,陈锋不可能再去亲自干预每一块钱的开销。

    他必须,也只能占到更宏观的角度考虑问题。

    所以这种时候,就体现出人才的重要性了。

    好的人才,可以帮他在某个领域内开疆拓土,帮他完成部分资源分配的最优化。

    厉害的能人能把一块钱花出两块钱的社会价值来。

    但能人的能力范围,往往不可能万能,应该是局限在某一个领域。

    一个领域得到一个能人,再给到匹配这能人的资源规模,让他实现这部分财富的社会价值最大化。

    然后得到越来越多的能人……

    陈锋认为自己应该转变思路,从疯狂攫取财富变成合理攫取财富。

    自己的财富不应该是单纯的账户里的钱,那只是存在银行里面的死数字。

    自己只该当一个中转站。

    自己的钱应该变成各种各样的产业,去养活更多人,创造更多的现在价值与未来价值。

    比如变成制造业的厂房、车间、设备;物流行业里的车和仓库;互联网行业的服务器中心、云计算中心;房屋中介行业的门面租约;农场的土地合同以及地里正在发芽的种子;具备足够强大科研创新能力的科研院所中的实验室设备与药剂等等等。

    无论第一第二还是第三产业,里面总会有些东西具备真正价值,并且还能养活很多人。

    这些具备实际价值的产业资源将会不断吸收外部流动资金,再以员工工资、运行成本、税收、慈善投入、实体折旧摊销的方式被再分配出去。

    表面上看,产业的价值依然属于他,在为他创造利润。

    但从更深层次的角度讲,这些产业更在为员工们、供应商们,以及整个社会创造价值。

    同时,他的财富在增值的过程中,又被不断的投放出去,在他和众多能人下属的掌控下,变成更多的良性产业。

    当他的财富增值时,不再是孤立的个人财富放大,而是围绕在他本人身边,建立在各个行业基础上的综合型整体放大。

    当他的固定资产与流动资产因为良好的经营状况而同步放大时,会形成一个虹吸效应,更大的固定资产可以吸引更大的流动资产,更大的流动资产会被截留一部分变成更大的固定资产。

    这是一个流动的过程,财富的本质是池子,刚才所说的那些生产资料,其实就是这个池塘里的水,能养鱼。

    这池子也不能是一潭死水,得永远有进有出。

    只有流动的钱,才是具备活性的钱。

    如果某一部分钱必须被沉积下来,那么这些钱除了成为陈锋旗下有固定价值的产业之外,还应该是员工们的房子、饭碗里的饭、员工在外面消费时的开支,这些钱又会变成别人的收入,进入到社会的流动过程中,并在这个流转的过程中不断催生出新的技术与可以被积少成多的小小进步。

    社会的经济运转是一个庞大的流动的体系。

    自己不可能,也不应该把钱变成一个冻结在某处的数字,而该让自己的产业成为一个新的,既能促进科技进步,又能带来更好生活的中转站,或者放大器,又或者管道。

    那么,在财富再分配的过程中,的确必须让更多靠谱的能人不断加入到这个环节中来。

    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永远有限,事事过问,什么都要占尽管完的结果,就是既做不到完美,又提前累死。

    倒不如继续放权,分出去部分利润,拉拢一些同样优秀的“财富再分配者”,也就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商人坐上自己的战船,比如欧国华。

    这必然会让别人也能赚到很多钱,但只要这人和欧国华一样,不用钱作恶,而是科技向善,让他变得有钱又有何不可?

    陈锋认为自己的钱将会变得和自己一样,是一条又一条输送的管道。

    不断的将资源用科学合理的方式收集过来,再分配出去,对价值进行放大。

    区别是自己是吸收来自未来的资源,自己的钱则是吸收与转化这个时代的资源。

    这些,是他读了部分《规划》之后,再融入进自己的思路整理出来的核心思想。

    在他身处微末时,还需要为混口饱饭而焦虑,完全没空考虑这些问题。

    现在他一是不差钱,二是承担了责任,自然而然总会比常人想得更多些。

    在即将走进客来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时,他笑着自言自语道:“既然这样,那就试试看吧。”

    “陈锋先生,能不能上车一叙。”

    停车场的门后突然闪出个人影来。

    这是个胖胖的中年人,满脸油光,伙食很好的样子。

    明明这人体型没欧胖子宽,但看起来油腻感还更强些。

    中年的背后则还有几个壮硕的汉子。

    陈锋不认识他,但能猜到对方的来意。

    “我们不熟,就不必叙了吧。”

    遭到当场拒绝,对方面色骤冷,但显然他知道些情报,不敢轻举妄动。

    胖子鼻子里哼出一声,“靠女人上位,不算什么本事。”

    陈锋耸肩,“你讲这个话,显得很没格调。我刚才其实正在想,自己是应该让出些利润,让更多有能力的人也加入到和我一起进行社会资源再分配的船上来。”

    对方面色一喜。

    但陈锋马上话锋一转,“但肯定不包括你这种货色。”

    胖子牙齿咬得嘎吱直响,“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锋点头,“大约能猜到,你是那些给我找麻烦人的代表。但我也可以反问你一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这种聊天没什么营养,告辞。”

    转身走两步,他又顿住,回头再道:“你们可能有种错觉,认为卢家是我的参天大树,这想法挺无聊的。我的参天大树只有一颗,就是我自己的良心。我能保持隐忍与克制,只是因为我有良心。”

    “我也理解你们这一类人狭隘的眼界。毕竟你们只能看到眼前的东西,不像我。你们想不到什么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我不急,这个国家里总会有很多人和你们不一样。世界有黑有白,你们黑,但更多人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