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消失的楚子谋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网游之全民领主更新最快!

    “楚子谋还没有回来?他到底去了哪里?”

    定襄郡,卫青的西路汉军折返,休整十日,始终没有楚天和曹操二人的消息。

    “你们可以离开了。”

    卫青通知各个诸侯离开漠北战场。

    他们回到塞内,已经无法获得积分,继续留在漠北战场,意义不大。

    “希望楚子谋不要在漠北全军覆没,没有你,陇西的战马该卖给谁?”

    西路汉军的诸侯们率领各自的部队返回东汉,楚天作为陇西马市最大的买主,每年从陇西买入优良战马上万匹,甚至是数万匹。徐凤年可不想缺少楚天这个大主顾。

    卫青目送诸侯离开,又看向漠北。

    霍去病的东路军追击至瀚海,行程更远,回师时间更晚。

    当第一批诸侯回到东汉,在东汉引起不小的轰动。

    “主公,幽州牧刘虞阵亡,幽州官吏迎刘备入主幽州,以燕太子、公孙瓒为羽翼,再次讨伐辽东太守明关!”

    “徐州牧向兖州济北国、东郡发起猛攻,势如破竹!”

    袁绍回到冀州,东汉格局发生巨大的变动,幽州、兖州陷入战乱。

    袁绍大吃一惊:“徐州牧楚子谋分明没有回来,为何徐州会突然进攻兖州?”

    无论许攸还是沮授,此际的反应与袁绍一模一样,他们清楚知道楚天应该还在漠北折腾,徐州此刻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突然向曹操势力宣战,简直匪夷所思。

    审配说道:“属下认为有人在代替徐州牧动用徐州兵权!”

    “如果是这样就大事不妙,曹孟德还在漠北,他留下的人不知是否可以阻挡徐州大军。”

    “主公需决定是北上夺取冀州,还是南下支援曹操。”

    袁绍面对两难的困境,看向众谋士:“你们以为如何?”

    郭图答道:“刘大耳入主幽州,则冀州无备,主公若是趁虚而入,可以一举取下冀州九郡。楚子谋统一中原还需要时间,主公再拿幽州,可与楚子谋交锋!”

    留守的军师田丰一直在审时度势:“不然。刘备东阻明关,为我壁障,我等对其感恩尚且不及,为何还要攻其领地?此时曹孟德危急,若是主公南下支援曹孟德,其上下皆对主公感恩戴德,主公可尽得其兵马粮草、文臣武将。否则,楚子谋统一中原,为夺产马地,必定北上,无需多虑。”

    郭图争论:“主公为冀州牧,冀州九郡,却只有五郡,还有四郡为刘大耳所霸占。那四郡正是主公应得的土地啊。如果刘大耳当真要与主公瓜分河北,既然得到了幽州的土地,便应该让出冀州的土地,这样一来,主公才能相信他的诚意。如若不然,主公只有五郡,即使救下曹孟德,得到兖州三郡,也终究会为他人所趁。兖州三郡为四战之地,莫非主公要同时分心于河北、中原,疲于奔命?河北为成就帝业的地方,请主公三思。”

    无论田丰还是郭图,所言都有道理,以至于袁绍优柔寡断,难以判断该北进还是南下。

    “派人告知刘大耳,我袁本初既然为冀州牧,他为幽州牧,那么他便应该将冀州四郡交出,否则我将挥师北上,与明关夹击幽州,各取所需!如果刘大耳交出冀州四郡,我将亲自挥师南下,支援兖州!”

    袁绍也算是半个枭雄,一边派出使者威胁刘备,一边命令大军备战,随时北上或者南下,袁绍以五郡之地,可以拼凑出二十万大军。

    徐州各级官吏也知道各个参与漠北之战的诸侯已经返回,立即探听主公是否回来。

    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诸侯参与漠北之战都有可能阵亡,楚天也有可能遇害。

    “有没有主公的消息?”

    夏天凉第一时间令人去打听。

    当她听说楚天没有在回来的一批诸侯之中,又听闻楚天选择留在漠北继续与匈奴作战,内心一沉。

    “相公一定会回来的……”

    尽管有些不好的预感,她还是相信楚天不会在漠北遇害。

    漠北战场,霍去病的北路军回到代郡。各路诸侯与霍去病道别,回到东汉。

    “恭迎主公,属下不负所望,已守住辽西。主公回来,即使刘备来攻,也不足为惧。”

    姚广孝见到明关回来,如释重负。刘备暂时与燕太子、公孙瓒妥协,向燕太子和公孙瓒许诺,幽州的右北平、辽西仍然为燕太子和公孙瓒所有,这才重新组建联军,再次进攻辽西。

    辽东太守明关既然已经回来,那么几乎稳操胜券。

    明关一回来,便对姚广孝说道:“楚子谋想必已经开始大肆募兵,准备攻打中原。你立即调遣进攻鲜卑部落的几个武将回来,征召鲜卑、乌桓部落的骑兵,全力夺取幽州!楚子谋即将拥有中原,我等岂能落后!在楚子谋拥有中原两州、齐鲁两州之前,必须要占领河北四州,才能与之抗衡!”

    明关意识到危机到来,他必须要加快入关的速度,否则将会永远被堵在关外徘徊,始终进退不得。他可不想被幽州修筑的长城所阻挡,一辈子都在关外。

    姚广孝疑惑:“主公,属下没有听闻徐州牧楚子谋回到徐州,只是有人代替楚子谋进攻兖州罢了。”

    “他还没有回来?!”

    明关难以相信。

    两路的诸侯们分成两批回到东汉,楚子谋却不知所踪,不得不说是一件怪事。

    明关回想在狼居胥山下见到的阵亡的汉军,心中似乎有了答案:“说不定楚子谋还在漠北与匈奴作战。只是匈奴主力已灭,追杀匈奴获得的积分不多。性价比如此之低,他还要留在漠北作甚?”

    “属下这便召回在北部攻打鲜卑部落的诸将,还有燕骑公会的诸将,进攻幽州。”

    姚广孝记下。

    拥有一名合格的谋士,对一个势力而言至关重要。

    明关站在孤竹城的城墙上,猛将常遇春犹如龙虎,睥睨刘备的第二次联军。

    虽然现在的刘备拥有冀州四个郡,幽州五个郡,涿郡、广阳、代郡、上谷、渔阳,一共九个郡,但在常遇春眼中,不过尔尔。

    明关问道:“伯仁,取幽州,需要多少兵马?”

    常遇春勇气大盛:“十万即可!”

    “哈哈哈哈,此次讨伐幽州,我便给你十万大军!同时,征发乌桓骑兵五万、鲜卑骑兵五万,攻陷右北平郡,进攻幽州。既得幽州,取河北易如反掌!”

    “不可继续进攻辽西,明关已经回来,常遇春有十万大军即可取得天下,翼德也并非其对手!”

    刘备的军师陈溪回到中山国,他听闻刘备不甘心第一次讨伐辽西失败,又第二次讨伐辽西,直呼不妙,立即遣人前去通知刘备,请刘备回师。

    刘备到现在都缺少一个军师,异人陈溪算是一个一流的谋士,如果不是他游说幽州牧刘虞,暗中结交幽州的官吏,使刘备的名声在幽州大盛,幽州的官吏也不会迎刘备入主幽州。

    甚至,刘备之所以拥有冀州四郡,全赖陈溪在暗中谋划。

    此时陈溪失算。他本担心关羽在漠北之战因为傲慢而遇害,所以一同前去。如果他跟随刘备一起进攻辽西,未必会有此失败。

    现在明关携常遇春、李成梁、祖大寿从漠北返回,夺取辽西最好的时机已经消失。

    “如果固守幽州,以长城为界,再资助燕太子和公孙瓒守边关。明关很难入关,到时还可以图谋冀州。”

    陈溪面对被动的局势,只能选择保幽州、夺冀州。

    “军师,袁本初以冀州牧之身份,遣人前来索要冀州四郡!”

    陈溪千头万绪,正派出使者劝说刘备回师,固守边塞,突然听闻袁绍以冀州牧的身份,向幽州牧刘备索要冀州四郡,不由大怒!

    刘备拥有的冀州四郡,是在他陈溪的策划下获得,又不是三国演义里的借荆州。

    袁绍空有冀州牧的名头,但他的实际控制的范围却不到冀州九郡。

    “既然袁绍咄咄逼人,可联系并州胡马,共灭袁绍!”

    陈溪被袁绍惹怒。

    凭实力打下的地盘,怎么可能被袁绍以一个冀州牧的空衔要走。

    “明关回来,夺回辽西无望。不如我等罢兵,我以幽州牧之身份,将右北平郡让与你们驻军,并令人驻扎于渔阳郡,为你们提供粮草和兵马。”

    刘备收到异人军师陈溪的提案,他对这个异人军师异常信任,没有异人军师,他可能还在寄人篱下。

    于是他选择撤军,按照军师的建议,将右北平甚至是渔阳,交于燕太子和公孙瓒,借助两个诸侯的力量抵挡明关。

    这种合作方式并不罕见,可以增加刘备的势力和武将。燕太子与公孙瓒长期与明关交战,熟悉明关的作战方式,以他们守边塞,可以拖延明关夺取幽州的进度。

    这也是刘备势力对燕太子和公孙瓒的妥协。刘备想要坐稳幽州牧的位置,需要付出一点代价。

    燕太子和公孙瓒对刘备的安排也算满意。

    刘备原本有冀州四郡,本来就比他们有优势,再加上异人军师陈溪为其结交幽州世家,因此,燕太子和公孙瓒很难与他争夺幽州牧的位置。刘备愿意让出一块地盘给他们驻军,这个结果已然足以让他们满意。

    “楚子谋竟然还没有回来,看来他还在漠北。”

    关中,漠北之战排名第二的赳赳老秦回来,入主长安,得知排名第一的楚子谋没有回到东汉,即刻反应过来,楚子谋还被困在漠北。

    “如果他在漠北迷路,就这样永远回不来,又或者阵亡,以后进入关东,就会少一个强大的对手了。”

    大多数诸侯对痛失这个强大的对手,自然是喜出望外。

    理论上漠北之战的战场有可能会永远关闭。

    要是楚子谋和曹孟德被困在漠北战场,会对整个东汉的格局造成巨大的影响。

    “楚子谋不会真的在漠北之战阵亡了吧?”

    东郡,诸侯公子文与部将庞涓奉夏天凉的命令攻拔一县,急取东郡。此时他得知徐州牧生死不明,不禁动摇。

    公子文想了想,又摇头:“即使楚子谋在漠北阵亡,那个女人还有楚子谋的孩子,她不会让徐州轻易瓦解,有乐毅、周亚夫、李秀宁、徐荣、徐盛等人,她要守徐州五郡,易如反掌。”

    公子文还是起不了背叛的念头。

    “还是没有主公的消息?”

    夏天凉得知楚天始终没有回来。现在东汉的诸侯们都已经回到各自的领土。楚天有可能会永远被留在漠北!

    夏天凉过于担忧,竟然晕过去,领主府的侍女们手忙脚乱,如果徐州的继承人出事,那么徐州就要大乱。

    高级医师李兰为领主府所聘用,见夏天凉醒来,劝告道:“请夏姑娘一定要小心胎儿,否则很容易流产。”

    “但……”

    夏天凉的泪水不自主流淌而下,沾湿衣襟,梨花带泪。

    她一手策划进攻兖州之事,调用擅长进攻的乐毅指挥原本周亚夫的军团,已经攻陷大半个济北国,同时命令公子文的武卒军团、徐荣的西凉军团进攻东郡,夺取小半个东郡,将曹操势力从三个郡国压缩到两个郡国。

    如此大费周章,只是想要在楚天回来时给他一个惊喜。但想到楚天可能回不来,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没有观众,再如何出彩的表现,也只是孤芳自赏罢了。

    “纵使主公万一有不测,您还有他的孩子,请千万要保重,不只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孩子。而且,主公未必不能回来,也许只是还要一段时间。”

    李兰的话让夏天凉恢复求生的希望。

    即使要死,也要完成楚天统一东汉的夙愿,将孩子抚养长大。

    “命令乐毅、公子文、李秀宁、李广、徐荣不计代价灭曹操势力!令徐州、青州、兖州各郡国扩编兵马,扩兵两成至三成!”

    夏天凉的决定让二十万大军攻入兖州,大肆破坏曹操的地盘。

    女人在发泄怒火时,是很可怕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