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神职,法器(大章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地址:www.81zw.cc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更新最快!

    青阳州,日曜山。

    山顶正殿,镇抚使端坐云床之上,双目微眯,似在冥想。

    这时,他似乎心有所感,忽然睁开眼睛,适逢一道流光从天边飞来,镇抚使手上一招,那流光便落入掌心之中。

    “李小草的传讯?莫非是陈塘郡出了些事情?”

    感受着传音玉符上的印记,镇抚使微微皱眉李小草代替沈悼前往陈塘郡,护持顾长安,如今却发来这消息,莫非是顾长安那边出了问题?

    上次顾长安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堪称是震动全州。

    整个青阳州上下都被惊动,不知多少老古董从入定中醒来,倘若真出了意外……不过好在的是,一位大能亲自坐镇,既然还未曾发来的消息,那就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再者说,若是大能出手,整个青阳州都要天翻地覆,他坐镇日曜山,手持五岳真形图,不可能感应不到。

    只是唯一一个隐患便是黄泉宗,这黄泉宗的踪迹是顾长安发现,尽管消息被封锁,便是在悬镜司内部都少有人知道,但焉知黄泉宗没有哪些手段可以探查出来,若是得知是因为顾长安将他们挖出来,定然会前去报复!

    一念至此,镇抚使眼中露出一抹厉色。

    “这些黄泉宗余孽,一个个丧心病狂……好在已经对黄泉宗展开围剿,要不了多少时日,便要彻底烟消云散!”

    如此想着,镇抚使打开传音玉符,读取着里面的信息。

    不一会,镇抚使脸上不由露出诧异之色。

    “清剿黄泉宗在陈塘郡的据点,单独斩杀两名宗师,使得黄泉宗在陈塘郡的势力几乎为之一空?”

    “欲要对邪神野神清理,甚至提出这样的建议?”

    李小草将顾长安所提出来的建议也录入了进去,镇抚使听了,只是瞬间,便意识到此法可行!

    而且十分绝妙!

    他能成为镇抚使,靠的不单单是修为,相关公务自然也是门熟,但此时一时间也不由愣住了。

    过了片刻,他忽然对着虚空喊道:“还请诸位老友前来。”

    话音落下,过了片刻,虚空中忽然泛起涟漪,紧接着,几道声音响起:“老任找我们,所为何事?”

    “莫非是有大事发生?”

    “我正在闭关,老任把我喊出来,若是没有大事,休怪我翻脸!”

    声音缥缈虚无,幽幽响起。

    镇抚使却是毫不在意,笑道:“事情重不重要,你们亲自来看。”

    说着,便将手上的传音玉符递给其余几人说来这传音玉符虽然阅读一遍便会自焚,但在镇抚使这里,却以某种手段将其保存。

    当下几人都是纷纷阅读起来,过了片刻,各个诧异。

    “这顾长安……能单独与宗师斗战也就罢了,虽然斗战之能堪称惊人,可终究是神体拥有者,倒也并不多么骇人听闻。但是这提出来的三条建议,当真是……”

    一位苍老的声音中,带着诧异。

    说到后面,似乎是想要描述一番内心的震惊,但却一时间不知如何描述。

    足足过了许久,这才挤出几个字:“当真是一针见血!”

    “是啊!”

    另外一个也接过话来,说道:“神道之事一直是我悬镜司所无法掌控的范围,他们有着太强的自主,我悬镜司虽然实力强横,可因为职能不同,与神道只是合作却从未掌控,而有了这条,明面上是打击邪神野神,可实际上,却给我悬镜司递来一把刀!”

    “困扰悬镜司数百年的疑案,被此人一朝破除,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办法应当上书悬镜司总衙,予以在大燕全域推广,一旦完成,我悬镜司或可打开新局面!”

    “仅此一条,便足矣抵百万功勋!”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开口说道。

    而其中一人更是道:“要不我们这便行动,联名上书吧!”

    这句话,得到另外两人的赞同。

    实际上顾长安这建议并不多难,甚至可以说十分简单,只是此前从未有人从这方面着想罢了,如今顾长安一点就破,在场这些人因为站的高,看的也远,所想的自然更多。

    就如此刻,他们此时已经想到了诸多可能性。

    “现在不要着急。”

    这时,一直未曾说话的镇抚使却开口了:“此法虽然可行,但终究还是要有所成效才可……不妨先看看这顾长安的动作,若是成功,他自然是大功一件,推广到大燕全域也就简单许多。”

    闻言,其余三人对视一眼,旋即纷纷说道:“善。”

    ……

    冬日临近春节,雪在不断的下。

    陈塘郡千户所内,自从商议好计策后,一众主事便开始查阅档案卷宗了起来,连续几日不停歇的查阅,众人都没有休息,不过有着校尉送来食物。

    武道富贵,尤其是到了主事这一阶段,除了修炼物资外,其他的身外之物都不缺少,因此膳食很是精美,随着珍馐美食都送上来,整个殿内,一时间香气四溢。

    顾长安站在门口,看着校尉将膳食送进来,又看着他们默默行礼后,便离开。

    按照顾长安的法子,可以找出规律,因此速度很快,不过短短这些时日,便已经整理出来大半,在这其中,又有绝大部分都是无甚疑点的卷宗,只有四十余个有着可疑。

    这时雪花还在下,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顾长安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道:“多日繁忙,诸位都来休息休息,吃点膳食吧!”

    众位主事都是先天,体内自成循环,早已可以做到半月不食也没有关系,但终究还是贪恋这一份口腹之欲,因此得到顾长安提醒后,都纷纷放下手头上的卷宗,前来吃饭。

    吃饭也很沉默,大家都在默默吃着,尽量不发出声音,片刻后,吃饱喝足,校尉默默进来,撤了膳食又上了茶水。

    喝着茶,大家又开始整理卷宗,鲁姜却走了过来,看着外间景色,雪花飘洒,天穹笼罩在乌云之下,望了一阵,忽然说道:“千户,按照我们的排查,目前排查出来四十多位都有着疑点,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自然是要先考察一番,虽说按照这三条来,基本上只要满足这三点,就可确认是邪神野神,但世事无绝对,总有例外……这是我们第一次涉足神道之事,必须要把这事办的漂亮,以免留下手尾,让神道抓住了把柄,这等于是给悬镜司找麻烦。”

    “所以我们要尽可能的尽善尽美,弄出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来!”

    鲁姜点点头,又问道:“千户说的是,既如此的话……那接下来咱们该如何行动?”

    “这些时日排查,可有什么比较典型,又十分可疑的神灵?”顾长安问道。

    闻言,鲁姜略作沉吟,片刻后说道:“倒是有一个……这神尊号为小青娘娘,据说本是府城陈塘江外紫竹林成道的山神,有着赤敕,兴盛过一阵,后来便逐渐衰弱了下来,连庙宇都倾塌了,但最近却又突然香火旺盛了起来,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据说现在每日都有数千香客信众前去上香祷告,而且颇为灵验!”

    “这小青娘娘本来是官府敕封的正神,不过按照千户您的建议,却是属于倾颓后又兴盛上来,而且还是颇为灵验,就符合了排查的范围,算是一个典型。”

    听到这,顾长安当下便直接说道:“小青娘娘?既如此,那我们第一个便去查查她!这次是查,就先咱们两个一起去,看看这神到底还是不是正主!”

    “是!”

    鲁姜自然答应。

    当下两人便冒着大雪出门,随后驾驭遁光,朝着小青娘娘庙的方向而去。

    两人修为都是先天,驾驭遁光速度极快,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到了陈塘江边的紫竹林。

    远远望去,就见着一个庙宇掩映在竹林之中,雪花压在竹上,庙宇又藏在竹中,相映成趣,颇有意境。

    而在庙宇之前,诸多香客来往,人流不息,香火茂盛。

    见状,顾长安和鲁姜对视一眼,纷纷找个无人的地方降落遁光。

    “千户,这来往的人不少啊!”

    望着庙宇上空滚滚不散的香火烟味,鲁姜不由出声说道。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顾长安很是明白。

    当下笑着说道:“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汇入人流,朝着庙宇走去。

    前往庙宇的道路上,修建有一条青石板路,这一路走来,只见不少信众都双手捧着香排队上前,面露肃然恭敬,更有虔诚者,三步一跪五步一叩的前来许愿还愿。

    大殿正前方,是一个青铜做的大鼎,鼎中香灰有了大半,还有人在不断的朝着香炉上插着大香。

    顾长安和鲁姜来到庙宇正殿前,看着这热闹非凡的气象,眼神都是莫名。

    排队进了正殿,抬头望去,只见香案后挂着一个帷幔,一尊女神肃然垂坐,香火渺渺升起,在她头顶三尺处萦绕,旋即消失不见。

    就在顾长安和鲁姜看着的时候,这时就见着一个老妇人对着女神像叩拜,嘴里念念有词在说着一些什么,片刻后,站起身来,从怀中掏出一些铜钱放入功德箱中,这才转身想要离开。

    不过却被顾长安叫住了:“这位老夫人,可是来许愿的?”

    老妇人循声看着,就见顾长安穿着玄色锦衣,虽然相貌年轻却气质不凡,而鲁姜年老些,却微微退后半个身子,像是一个管家仆人,心知顾长安可能是富贵的世家公子,不敢怠慢,忙是说道:“我是来许愿的,不知两位是……?”

    “听说小青娘娘灵验,因此特意从府城前来求愿,不知小青娘娘是否真的灵验?”

    “灵,当然灵了!”

    提起小青娘娘,老妇人立刻脸色肃然了许多,见着周围都是上香的香客,怕打扰他们,因此便带着顾长安两人出了大殿,来到一出角落,说道:“小青娘娘可灵了,老身求神拜佛这么多年来,从未见到如此灵验的神!”

    听着这话,顾长安和鲁姜对视了一眼。

    鲁姜问道:“敢问老夫人,不知是怎么一个灵验法?”

    “我跟你们说哦,我家儿子以前出去打猎,摔下山断了腿,郎中都说这腿没救了,后来听说小青娘娘灵验,于是我就过来许愿,把娘娘赐下的符水喝了,结果我儿子这腿啊,竟然渐渐的好了,你说这灵不灵?!”

    说到这里,老妇人眼中都带着激动和感激:“后来我来还愿,说什么都要给钱,可庙里的庙祝却说,我家里穷,不用给娘娘钱,娘娘是神灵,也用不到钱,只要心诚就行!”

    “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这小青娘娘是真的正神,现在我家特意请了娘娘的神位,每天早晚都来上香祈祷,不过每个月我还是专门来一趟,亲眼看看娘娘的神位,我觉得心安!”

    “这还不算呢,我听说娘娘还有其他灵验,家里有生不出小孩的,有重病的,可娘娘只要一个符水赐下,十有八九都能解决问题,现在大家都知道,小青娘娘特别灵验,都愿意信奉呢!”

    听着这话,顾长安和鲁姜不由对视一眼。

    这所谓的救治重病和治疗腿伤,在武者乃至是修行者中,都并非是特别重要的丹药,在悬镜司中更是只需要几时功勋便能兑换。

    那么这么一来的话,这小青娘娘所谓的灵验也就颇为值得玩味了……这究竟是神力高明,还是丹药之力?

    更重要的是,灵验如此密集,小青娘娘所图究竟为何?

    难道真的是悲天悯人?

    心里如此想着,两人却并未表露出来,反而还是一副动容震惊的模样。

    顾长安更是一脸惊讶的说道:“竟然这么灵验?那我也要快快去请一炷香,拜拜小青娘娘!”

    “是要拜拜,是要拜拜!”

    听着顾长安想要上香,老妇人露出笑容,忙说道:“你看前面就有香,这是免费的不要钱,你们自己拿就行了!”

    “好,谢过老夫人了!”

    顾长安和鲁姜表示了一番谢意,随后便走了过去。

    老夫人见状,不由笑着点点头,这才一步一步的朝着庙外走去。

    顾长安走到摆放高香的地方,见着此处的香客信众,各个虔诚无比,远超其他的庙宇世俗人都有诸多杂念,许愿之时更有着无数欲望,因此香火对于神道虽然有大用处,但想要炼化却十分不易,而这里的香火却很纯粹。

    哪怕不知道这些信众所想,可光看他们的神色表情,便能知道他们的虔诚。

    如此想着,顾长安从案上拿起一炷香,又对着鲁姜传音道:“既然来了此处,就不要多想,上柱香看看这女神的跟脚……记得收摄心神!”

    顾长安在典籍中知道,上香之时,心有所想都会被神灵知道,因此为了怕露出马脚,必须要在上香时收摄心神。

    鲁姜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点了点头。

    当下两人各自持了一炷香,排着队伍,等了大约小半个时辰,这才轮到他们,点燃香,躬身拜了拜,便将香插在香炉中,随后便退了下去。

    而鲁姜自然也是依样照做。

    两人上完香后,都站在一处,看着香客信众,看着帷幔后的女神。

    因为有帷幔遮挡,看不清女神的相貌,但这对于顾长安显然不是问题。

    心神一动,白蛟神瞳便使了出来,眼眸瞳孔中,登时浮现出一圈白点。

    目光投注在神像上。

    这时便看到原本是木胎泥塑的神像,萦绕着一层金光,看起来正大宏伟,而在神像的核心区域,又有着一块符箓,隐隐散发赤色光芒,其中大半又沾染着金色,其上有着某种规则和道韵流转。

    安静,祥和,平安,护持。

    种种正面的力量隐隐浮现出来这便是这女神赤敕的神职范围。

    所谓神职范围,是神受敕封时所赐予的神力,如水神河伯,便有着安静祥和,护持平安,另外还有调动水域,呼风唤雨的能力,而山神虽然不能调动水元,却多了大地厚重和搬山之能。

    神职的不同,敕封的神格等级不同,决定了神灵的力量多寡和强弱。

    赤敕只是最低等的神职,其上还有金敕、紫敕。

    如此前顾长安在广阳郡时,所斩杀的那头白蛟,便是金敕正神,坐拥八百里金水河,神威不凡,堪比武道神通!

    但这也仅仅只是在金水河的水域范围内才有这样的威能,出了金水河,距离越远,力量越是衰弱,而此前围杀时,将他与金水河隔离,这白蛟便如同失去了爪牙的长虫,被一群最高不过气海9重的修士和武者所打杀。

    这固然有着他被镇压数百年后力量衰弱的缘故,但神职的限制也是起到了作用。

    更不要说,一般的神灵还无法离开自己的受封地,终生困顿一隅之地,永远不得离开因此神道虽然成长飞快,甚至金敕都堪比武道神通,气道凝神,但武者、修士们,还是不愿意转修神道这只是迫不得已后的最终选择。

    看着这女神,顾长安仔细观察了一阵,却发现除了这些正大祥和的力量之外,隐隐还有一些诡异与驳杂,似乎与原本的赤敕产生了排斥。

    观察了一阵,就在顾长安还打算细看时,忽然心中一动,似乎隐隐有所察觉,连忙收回白蛟神通。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神像上,肉眼不可查的泛起一道金色波纹,紧接着一道目光注视了下来。

    这目光带着疑惑和诧异,隐隐更有一种不安,扫视殿内,所见到的却都是纯粹的香客信众,这更让女神心中产生疑惑难道先前是错觉?

    仔细看了一阵,还是看不到丝毫异常,女神也只能将神念退了回去。

    顾长安并未轻举妄动,又等了一阵,发觉这女神彻底离开,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果然有些不同!”

    顾长安轻声说道。

    鲁姜就站在旁边,闻听此言,不由问道:“千户,这女神有问题?”

    他这话带着一些疑惑。

    在鲁姜看来,眼前这个庙宇虽然香火旺盛的有些诡异,信众也太过虔诚,但除了这点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因此想要凭借这点断定这个小青娘娘是一个邪神,未免有些太过武断。

    甚至,在他看来,这女神和庙宇的气息都十分正大宏伟,带着安静祥和的气息,根本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受到敕封的正神模样!

    没有半点差池!

    “确实有所异常,只是还需要再看看。”

    顾长安沉声说道。

    他并未将先前的感觉说出来,因为这实在太过诡异了!

    在他看来,这小青娘娘的神位只是赤敕,就算是邪神,强大的邪神也不可能会看得上这么小的神位,可谁知道,当他感觉到那股气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心里悚然一惊!

    这气息,太过强大了!

    虽然只是赤敕,但已经无限接近金敕!

    不!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赤敕已经有大半金敕的威能,只等全部转化,便能化作金敕!

    换算到武道上来,也就等于是宗师境界!

    “寻常赤敕神灵,排除天灾人祸以及中道陨落,哪怕一直是香火旺盛,想要积攒到拥有金敕的力量,至少需要两百年的时间看似耗时很长,但实际上比起许多武者而言,需要很快了!”

    “而这小青娘娘,据说是八十年前才刚刚被朝廷敕封,中间还曾经倾颓过,连庙宇神像都倒塌了……据说还是三年前重新修缮起来的!”

    “这就等于说,三年前,小青娘娘连神格都快要维持不住,结果却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从赤敕成长到如今快要步入金敕的境界,这成长速度,太快了!”

    “快到令人动容,令人震惊!”

    顾长安说道:“这小青娘娘就算不是邪神,也必然是有秘密……秘密都有,这点我们也不关注,但这委实太过诡异,却要清查一遍!”

    说到这里,他看向鲁姜,说道:“我记得一百五十年前,有位悬镜司的大能期望插手神道,因此专门炼制出一件法器,并且分派到各个千户所,当时一度声势惊人,只是不知为何后来却忽然没了动静……这其中的隐情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却说我千户所内现在可还有这件法器保存?”

    ……

    ……

    ps:三合一大章求月票,月初啦,大家看看可有月票,投一投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